79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徒儿已无敌带着六封婚书下山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八章 陈婉华悔过

第三百零八章 陈婉华悔过

        走来的人竟然是陈婉华!

        陈婉华此刻脸上带着一抹愁容,今天和周杰的谈话之后她一直心事重重,更是有着纠结。

        她恨周杰,更恨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出轨,还被周杰逮到了把柄,不然此刻不会这么被动。

        她不想帮周杰,可不帮周杰,自己出轨的证据便会被周杰暴露。

        可若是帮了,那叶天明就有生命危险,她是真的不愿意...

        对女儿苏雪已经够愧疚了,如今的陈婉华对叶天明也有着浓浓的亏欠,心里觉得很是对不起自己的女儿和叶天明。

        甚至在她眼里看来,现在的叶天明已经是自己的女婿,她很赞成苏雪和叶天明在一起,希望两人能好好生活。

        所以,她一万个不愿意,不愿意出卖叶天明。

        然而,摆在她面前的又是无法回避的问题,告诉叶天明这一切,可以让叶天明没有危险,可自己的家庭肯定就破碎了,自己的女儿和丈夫绝不会容忍自己出轨...

        陈婉华整整想了一天,还是没有下定决心,所以想来看看苏雪。

        正好碰巧看见了叶天明和苏雪在车里的这一幕。

        此刻叶天明和苏雪也看到了陈婉华,苏雪一愣,赶忙下车道:

        “妈,你怎么来了?”

        叶天明也下了车,看到陈婉华来心头也出现了一抹蹊跷,正好问问今天的事情。

        他对着陈婉华叫了声阿姨,也打了声招呼。

        陈婉华看到叶天明,眼神明显有些慌张,可还是挤出一丝笑容道:

        “小雪啊,你和天明出去吃饭了?”

        苏雪点了点头:“刚下班,和叶天明出去吃了点东西,你怎么过来了?”

        陈婉华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干笑道:“我...我这不是无聊吗,就想来看看你

        苏雪笑了笑:“来了你就上去吧,你又不是没这里钥匙,走,上去说

        陈婉华想了想:“不了,我就不上去了,你们两个上去坐坐吧

        说罢陈婉华有些意味深长道:“天明啊,小雪,你们现在虽然成年了,但是岁数也不大,有些事情可得注意一下,安全措施得做好啊!小雪啊,你也得注意,可别让妈早点抱孙子,妈还没退休呢

        叶天明和苏雪对视一眼,两人显然有些尴尬,苏雪窘迫道:

        “妈,你瞎说什么呢?我和叶天明就是...就是朋友关系,你别多想

        陈婉华笑了笑,感慨道:“妈是过来人,又不是不懂,行了,你们上去聊吧,我散散步就成

        苏雪看了眼叶天明,叶天明忽然摸摸鼻子道:“苏雪,你自己上去吧,我就不上去了,现在也不早了

        苏雪咬了咬唇,眼下陈婉华不在的话,她倒是想让叶天明跟自己上去坐坐。

        但是眼下陈婉华在,她也有些不好意思,对着叶天明轻轻点了点头:

        “行,那谢谢你送我回来,你回去路上开车慢点

        “好,你上去吧

        苏雪点点头向单元楼里走去,因为喝了些酒,她的头也有些晕乎乎的,想早些上去休息,又对着陈婉华道:“妈,你一起上来好了,坐坐

        陈婉华摇摇头:“不了,妈想散散步,你自己上去吧

        苏雪忽然像是猜到了什么,深深地看了眼陈婉华和叶天明,不再多说,一个人上了楼。

        看到苏雪彻底消失,叶天明看向了陈婉华,淡淡道:

        “阿姨,你没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陈婉华没来由地一阵心虚:“天明,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天明淡淡道:“今天苏雪说你和周杰见面了,你们两个谈什么了?”

        叶天明语气很平淡,甚至眼神也很平静,但是没来由的让陈婉华一阵心慌。

        叶天明上了车,看了陈婉华一眼:“上车,却别的地方说

        陈婉华犹豫了一下,上了叶天明的车。

        两人离开这个楼下,来到了一处河边。

        停下车,叶天明下车,陈婉华也跟着走下了车,叶天明看着湖面淡淡道:

        “不要跟我扯那些虚头巴脑的,周杰今天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陈婉华站在叶天明身后,不知为何,看着叶天明的背影一阵阵心悸。

        这个从前自己瞧不上的小伙子...如今却已有了一种无形的威压和气势,让自己不敢与其对视。

        陈婉华在后面低着头,沉默了片刻声音不自然道:

        “天明,阿姨今天跟周杰什么都没说,你别多想了,现在我只希望你和小雪好好的...”

        叶天明弹了弹烟灰,扭过身,眼神里带着精芒看着陈婉华:

        “你确定什么都没说?”

        陈婉华有一瞬间想对叶天明坦白实情,可是转眼便想到自己的把柄,心中一阵阵憋屈与无奈,她苦涩道:

        “真的...就是谈了一些当初欠他们家那笔钱的事情..”

        陈婉华低着头,眼神慌乱,说的话却很正常。

        叶天明打量了陈婉华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后淡淡道:

        “既然没说什么那就算了,阿姨,我劝告你一句,周杰不是好人,最好别和他有什么联系

        “阿姨知道了...”

        看着叶天明,陈婉华心里一阵阵难受,自己真的不跟叶天明说实话吗?

        真的要和周杰一起暗害叶天明吗?

        她的心里真的不愿意...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

        “天明...那个,阿姨忽然忘记跟你说了,你要不最近和苏雪出去玩玩?阿姨可以给你们钱,报销你们的全部费用

        陈婉华脑子一热说出了这句话,或许让叶天明和苏雪出去一趟能解决这事儿。

        叶天明不在龙海了,周杰就是逼她害叶天明也没办法,毕竟叶天明不在。

        叶天明的眼神打量着陈婉华:“阿姨,你有什么话就跟我直说好了

        陈婉华手心渗出了汗,她脸上出现一抹犹豫,终于对着叶天明无奈的笑了笑:

        “天明,你真的多想了...对了,阿姨一家明天想请你吃个饭,表达一下我们先前的愧疚,你看有时间吗?”

        叶天明看了眼陈婉华:“吃饭就不用了

        陈婉华脸上忽然出现一抹痛苦之色,只是一瞬间,她又道:

        “来吧,我和你叔叔都说好了,还有小雪,请务必给叔叔阿姨一个跟你赔礼道歉的机会,你要是不来,我们一辈子良心过不去

        “明天再说吧

        说完这句话,叶天明也不停留,转身走到车里,一脚油门离开。

        叶天明刚离开,河边的树林里忽然走出来两道身影,一个是周杰,还有一个竟然是个穿着一身道袍的中年人!

        陈婉华看到这两人,脸色顿时变了,惊恐道:“周杰,你跟踪我?”

        周杰一步步走来,脸上带着阴森森的笑容,陈婉华一步步退后,身后就是河,她无路可退。

        周杰来到面前,一把掐住陈婉华的脖子,对着陈婉华阴森森笑道:“做的不错,你应该庆幸你没把这事儿泄露出去,不然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

        陈婉华脸上带着绝望,哽咽道:

        “周杰,我真的求求你了,你就饶了叶天明吧,不就是欠你们钱吗,我们家赔给你不就行了吗,你为什么这么恨叶天明呢?”

        周杰猛地一耳光抽在陈婉华脸上,阴森森道:“我不止恨叶天明,还恨你们!我家破产了,我所有的财产都没了,我爸也坐了牢,无期徒刑!这一切都是拜叶天明和你们家所赐!我恨你们一家,我恨叶天明!你们都要为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说罢,周杰看着陈婉华这张漂亮的脸蛋,心中邪意大起,竟然大手猛地伸到了陈婉华的领口里面去!

        陈婉华身子一颤,娇呼一声就要挣开:“周杰,你混蛋,拿开你的脏手!”

        “呵呵呵,真水灵,你的长相不比你女儿差,长得怪水灵的,又成熟又妩媚又有魅力,真是让人着迷啊!”

        周杰使劲糅喔着陈婉华,陈婉华心头一阵阵羞耻,眼泪迸发,一巴掌打在周杰脸上,发了疯似道:“拿开你的手,滚!”

        周杰被这一巴掌打的眼里冒出血丝,表情瞬间变得狰狞,直接将陈婉华按到在地,对着陈婉华就强en起来。

        陈婉华使劲挣扎,但是哪里是周杰的对手?

        因为穿着裙子,周杰色心大起,像是强盗般直接抻进了陈婉华的裙下,随即狠狠一扯!

        陈婉华尖叫一声,拳头像是雨点般砸在周杰身上,然而没有半点作用。

        周杰湍着粗气,眼神赤红,欲望被全部勾起!

        “啧啧啧,婉华,你这身材简直是完美,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忍不住了

        的确,陈婉华前凸后翘,保养的很好,再加上长相漂亮,气质简直堪称迷人妩媚。

        周杰直接掀】开陈婉华的裙,就要进行最后一步的侵略!

        陈婉华挡无可挡,此刻只是哽咽着,她恨不得自杀...

        就要到达时,周杰身后穿着道袍的中年男人冷冷道:

        “周施主,你未免有些过分了,有违.伦理,还是不要这么做为好

        周杰哪里能收的住,再下一秒就要吃到陈婉华这颗熟透迷人的果子,可忽然想到了什么,片刻后周杰从陈婉华身上离开,对着这穿道袍的中年男人道:

        “吴道长,是弟子唐突了,道长教训的是

        中年道袍男人淡淡道:“无妨,等明天事情解决了再做也不迟,人都有七情六欲,周施主这么做我也理解,但是在吴某面前这么做,吴某有些看不下去

        “道长教训的是,弟子知错了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周施主,天色已晚我吴某便先走了,明天按计划进行就好

        “是,道长!”

        中年道袍男人手中拂尘一甩,一道虚影留下,整个人已经消失在原地!

        周杰冷冷看了眼陈婉华,冷笑道:“明天叶天明必死无疑,这可是龙虎山的道长,实力深不可测,可搬山填海,我知道叶天明本事也不小,但是在这位道长面前那就是蝼蚁,识相点,否则我连你们一家也不会放过!”

        周杰冷哼一声,也转身离开,陈婉华独自把衣服收拾好,眼角流下两滴泪,绝望的返回家...

        叶天明回到了家,父母和叶云霏已经休息了,一个人站在阳台,忽然想起了季清婉。

        也不知道她在京城还好吗?

        想到这里,叶天明打通了季清婉的电话,那头提示的是无人接听。

        又打了一个,依旧没人接。

        叶天明苦笑一声,这妞儿在京城忙什么呢,也不知道跟自己报个平安。

        不管了,反正过段时间自己也要去省城,如今季清婉是自己的女人,对于自己的女人,叶天明自然不会拱手让人。

        自己一定会一步一个脚印,打到省城,打到京城!

        想到今天云清瑶教给自己的神识三法,叶天明眼神一凛,回到了房间,反锁上门。

        他要看看能不能解开母亲留下的玉佩,还有师傅留下的三个锦囊!

        想到这里,叶天明立刻拿出玉佩和锦囊,立刻开始运转神识三法!

        wm0.cc      ebiquge.com      zhuishu.cc      bookabc.com  



        7878xs.com      ranwen520.com      xiaoshuwu.cc      99shumeng.com



        d9zw.cc      biquge0.com      yjwxw.com      ff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