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清风不渡我在线阅读 - 第50章 你想看电影吗

第50章 你想看电影吗

        蒋祈树在电话里说清述求,徐茜自然好奇他的用途,蒋祈树没隐瞒,反正他有女朋友的事全家皆知。

        他那不会玩智能机的外公外婆,特意找徐茜要来手机,看了他那条官宣的朋友圈。老人家戴着老花镜瞅了半天,不懂构图的奇妙,还埋怨蒋祈树怎么不拍一张清晰的正脸照。

        蒋祈树笑着说,下回把人领回来给你们看。

        外公笑得露出一口假牙,说那敢情好啊,这一辈里就小树最出息,学业有成,感情也早早稳定下来,比他那几个表哥强。

        几位表哥躺着也中枪。

        徐茜听完蒋祈树的描绘:“她一个人住吗?你怎么不带她来家里,我和你爸放假在家闲着没事,方便照顾。你毛手毛脚的,哪会照顾病人。”

        果然是亲妈,损起他来一点面子不给。

        蒋祈树笑笑:“我倒是想带她回来,也要人家肯跟我回。我是不会照顾病人,但我会学啊,早学会早享受。”

        徐茜被逗笑:“贫嘴。”

        母子俩结束通话,徐茜立刻去厨房准备,找出蒋祈树要的食材,装进购物袋里,省得他去超市挑挑拣拣,浪费时间又容易出错。

        幸好过年囤积的食材够多,还有从孩子外公外婆家带回来的各种熟食半成品,放锅里热热就能吃,比外面买的健康。

        锅里有早上熬的乌鸡红枣汤,直接倒进保温桶里。

        蒋正源招待完前来拜年的客人,到厨房里一看,惊呆了,流理台上摆满了各类食材。他妻子正在把一屉水饺装进保鲜盒里,扣上盖子。

        “这是干什么?”蒋正源随手拨开购物袋翻了翻,“准备搬家啊?”

        “刚收拾好,你别给我弄乱了。”徐茜拍掉他的手,“你儿媳妇感冒了,这是阿树待会儿要带过去的吃食。你让开,挡着路了,我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能拿的。”

        蒋正源被她推开,回味了一番她的话,笑道:“我说你称呼儿媳妇会不会太早了?现在的年轻人谈个恋爱能走到最后的少之又少。他这才读大一,离毕业还有三年半。”

        “大年初一能别说丧气话吗?”徐茜横了他一眼,“也不动脑子想想,你儿子几时这么认真对待过一个女孩子,他这明显是动了真心。”

        蒋正源:“他一头扎进去是他的事,能不能成关键得看女生。”

        徐茜要被他气死了:“对你儿子有点信心行吗?”

        两人闲谈的工夫,门铃响了,徐茜使眼色叫丈夫过去开门。

        蒋正源打开门,蒋祈树叫了声爸,两只脚交错着蹬掉鞋子往里走:“我妈呢?”

        “在厨房。”

        “我去找她。”蒋祈树边走边说,“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晚上看情况。”

        蒋正源乐了,跟在他后头,见他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好心给他指路:“厨房在那个方向,你瞎转什么呢。”稀奇了,住了二十年的家,找不到厨房在哪里。

        蒋正源怀疑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他儿子。

        蒋祈树脚步转了个方向,奔向厨房。徐茜偏头看到他,笑了笑:“回来了。都给你装好了,你看看还缺什么?”

        他母亲是个细心的人,蒋祈树没检查,拎上几大袋东西:“我先走了,她一个人在家睡着了我不太放心。”

        下了一夜雪后严寒的天气里,蒋祈树热出了一身汗,他自己也没察觉,直到眉峰处的一滴汗滚落,从睫毛缝隙流进眼睛里。他不适地眨了眨眼,抬起拎着重物的胳膊,胡乱蹭了把额头、鬓角。

        徐茜叫他路上骑车小心,遇到不懂的打电话问她。

        也不知蒋祈树听进没有,就见他一个劲点头,然后到玄关蹬上板鞋,用胳膊肘抵开没关严的大门,消失在两位家长的视线里。

        这一趟回来可能还没超过三分钟。

        蒋正源现在肯相信妻子的话了,阿树以前可没这样紧张过别人,生怕晚一分钟过去人家就会出什么小状况。

        事实上,蒋祈树再次回到梁蝉家里,她还没睡醒。

        他开门锁的动静惊到她了,她迷糊的声音从帘子后面传来,带着不确定询问:“蒋祈树?”

        猜到她可能害怕是陌生人进来,及时出声安抚:“是我。刚出去了一下,没事了,你继续睡吧。”

        她没再说话,估计是又睡着了。

        发烧就是要多睡觉才能养好身体。

        蒋祈树没打扰她,去厨房忙活。有了他妈妈炖的鸡汤就省事多了,他打算蒸一碗鸡蛋羹,再炒个青菜,佐以爽口萝卜,主食就吃素菜水饺。

        下午再熬冰糖雪梨汤,给她润肺止咳。

        *

        梁蝉醒来又睡去,睡去又醒来,感觉断断续续睡了好几觉,这次是被渴醒的,嗓子快冒烟了。

        她闷在棉被里出了一身汗,感觉比早晨去医院时好很多。

        睁着眼醒了一会儿神,梁蝉从被子里爬出来,闻到了食物的香气。

        她转头看到床头柜上有一杯放凉的白开水,旁边的保温杯拧紧了盖子。她记得里面的水在医院喝光了,此刻拿起来,沉甸甸的,大半杯水的样子。

        梁蝉旋开盖子,热气从杯口冒出来,不难猜是谁的杰作。她倒了点凉水进去兑成温水,咕咚咕咚喝下去大半杯,嗓子舒服多了。

        厨房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动静,梁蝉踩着拖鞋,压下门把手,推开那扇玻璃门。

        门后的流理台边,蒋祈树穿着浅灰色线衫,脖子上挂着她的围裙,在腰后打了个结,袖子挽得高高的,从锅里盛出一盘茶树菇炒青菜。

        听到动静,他分出精力扭头看她:“你醒了?去洗把脸,马上就能开饭了。”他正准备炒完这道菜就去叫醒她。

        梁蝉呆呆地看着他:“你怎么……”自己动手做起饭了?

        她记忆没出错的话,冰箱里剩下的食材不多,然而流理台上摆了一碗蒸好的鸡蛋羹,一锅冒着热气的鸡汤,还有一盘水饺和一碟小菜。

        蒋祈树两手推着她的肩膀到卫生间,掰开水龙头,放了一会儿凉水,等待水温变热。他指着架子上的一排毛巾:“哪个是洗脸的?”

        梁蝉受宠若惊:“我……我自己来。”

        她从架子最左侧取下白色毛巾,蒋祈树像是看不过她行动慢吞吞的,一把拿过来,浸在热水里,三两下拧干水,递给她擦脸。

        梁蝉:“谢谢。”

        蒋祈树折回厨房,把几盘菜端上桌,梁蝉洗完脸出来就能吃。

        “鸡汤是我妈熬的,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蒋祈树给她盛起一碗汤,放在她面前。

        这话的信息量不小,梁蝉惊愕不已,她生个病还惊动他妈妈了?

        蒋祈树也不急着动筷,两手搁在桌上,略带期待地望着她:“快尝尝看,味道怎么样。菜是我炒的,我自己吃味道还凑合,也有可能是心理原因作祟。”

        梁蝉喝了口汤,一点不油腻,非常香,再尝一筷子他炒的青菜,混合茶树菇的味道,鲜掉眉毛了。鸡蛋羹也很滑嫩,入口便知是严格把控上锅蒸的时间。再配上素菜水饺,足以让梁蝉这个病人胃口大开。

        说“凑合”太屈才了。

        她很想夸一夸蒋祈树的厨艺,奈何嗓子不争气,只能省些力气说:“很好吃。”

        即便是这样寻常的三个字,蒋祈树也很满足,拿起筷子得意道:“这么说吧,就没有我办不成的事儿。”

        很有志气,是她认识的那个蒋祈树。

        *

        梁蝉上午才输过液,暂时不需要吃药,觉也睡够了,吃过午饭的两人处在一个不算大的空间里,无所事事。

        蒋祈树开动大脑想一些有趣的项目,考虑到她目前的身体状况,他最后说:“你想看电影吗?”

        梁蝉没有更好的打发时间的想法,同意了他的提议。

        家里没有投影仪,那台电视机自从梁蝉住进来就没打开过,也不知能不能正常使用。两人不拘小节地用蒋祈树的手机放电影,经典片子《真爱至上》。

        起先靠在沙发上看,蒋祈树一手拿着手机,时间久了就会有点累,梁蝉看出来了,指了指床,表示可以去那里看。

        她有床上电脑桌,用支架固定住手机放在小桌板上,他们靠着床看,他就能解放双手,不用一直举着手机。

        蒋祈树不敢往那方面想,怕自己会错意:“嗯?什么意思?”

        梁蝉咳嗽一声,用一把沙哑的嗓音跟他解释了一遍。蒋祈树顿时来了精神,眼睛大放光芒:“你准许我上你的床?”

        梁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