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清风不渡我在线阅读 - 第32章 追不上就使劲追

第32章 追不上就使劲追

        梁蝉抱着一盒点心,心事重重地推开宿舍的门。

        室友们都在,组队打王者,手机里传出“double    kill”的游戏音效。卢明明趴在床上,抽空瞄她一眼:“梁蝉你回来啦,不是去做兼职了吗?”

        梁蝉瘫坐在椅子里,无力地说:“临时取消了。”

        “哦哦。”卢明明热情邀请她,    “我们这一局快打完了,你要不要加入进来?”

        梁蝉:“你们玩吧,我不会。”

        几分钟后,她们推掉敌方水晶,停下来休息。

        梁蝉看了眼桌上的点心盒,是抽屉式的,上下两层,    拉出一层,里面分了八个格子,    每一格装的点心形状不一,散发着香甜的味道。

        “你们要吃点心吗?”她站起来端着盒子询问她们。

        卢明明一骨碌坐起来:“什么点心?”

        林娇和肖莉也看过来。

        黛蓝色的雕花纸盒,精致小巧的手工点心躺在其中,每个点心下面垫了张印着店铺logo的浅褐色牛皮纸。肖莉端详几秒,惊呼了声:“这不是那个……那个宜城本地百年老字号的杏林斋的点心吗?!梁蝉你哪儿来的?”

        卢明明不识货,看她惊掉眼镜的样子,疑惑道:“很贵吗?”

        “很贵!非常贵!”肖莉夸张道,“贵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买不到。因为杏林斋的手工点心配方独特,配料干净,    全是原材料,不添加任何防腐剂,    保质期非常短,每天限量供应,有钱都难买到。”

        “这么牛?”

        “是啊,我也仅限于听说过,    没尝过。”

        齐刷刷的目光投向梁蝉,她们都知道她同时做着几份兼职,    家庭条件应该挺困难,不然不会把自己搞得跟陀螺一样累。

        梁蝉神情恍惚了下,不确定是邵霖风特地买给她的,还是确然如他所说,是合作伙伴送他的。

        “梁蝉?”

        梁蝉并未隐瞒,说实话:“一个长辈送来的。”

        “亲戚吗?对你真好。”卢明明笑眯眯地说,“我们跟着有口福了。”

        梁蝉给她们一人分了两块,她自己拿了一块浅绿色的方形糕点,轻咬一小口,整体是绿豆沙的味道,口感细腻顺滑,夹杂着淡淡的杏仁和桂花香,甜而不腻。

        室友们也纷纷赞叹,太好吃了,简直是人间美味,贵不是没有道理的。

        梁蝉吃掉一块,留出一部分当明天的早饭,    剩下的准备带去给陈小音尝尝。

        陈小音最近谈恋爱了,    时常见不到她人,    她先在微信里跟她说了声,    然后无所事事地打扫宿舍卫生。

        地板拖得一尘不染,她实在没事可做了,坐下来开始写作业。

        笔尖在纸上摩擦出沙沙的细响,突然,这声响一顿,梁蝉有点崩溃地趴在桌上,脸朝下埋进臂弯里。

        她可能又口不择言伤害蒋祈树了。

        他问她,是不是喜欢那个男人。

        她没想到蒋祈树的洞察力那么敏锐,竟然一猜就猜中了她的心事,她既尴尬又难堪,当时还有他的室友在,她撂下一句“不关你的事”就走了。

        离开时,她的余光里一闪而过他的表情,好像很受伤。

        梁蝉叹气,细细想来,她的语气确实有问题。

        她拿起手机打开微信,从消息列表里翻到蒋祈树的名字。上一次对话停留在蒋祈树发来一堆求原谅的表情包,而她没有回复。

        梁蝉在对话框里编辑了一条道歉信,删删改改、字斟句酌,再添上几个调节气氛的emoji表情。

        通读一遍,又觉得表述怪怪的,她一股脑全删除了。

        *

        上一次打球的那个俱乐部,还是他们宿舍四个人,另外一个队友和对手是别的学校凑的,5v5打得热火朝天。

        只要有蒋祈树在,就不愁没观众,场外的女孩子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尖叫声令人热血沸腾。

        而且,今晚的蒋祈树打得特别猛,抢球、运球、投篮都不带含糊的,那个起跳三分球落入框中,整个场子掀翻了。

        李傲然跟不上节奏,叫苦不迭,他树哥哪儿是在打球,根本就是玩命。

        “我不行了,申请休息一下。”李傲然一屁股坐地上,还嫌不够舒坦,干脆呈大字型躺在地板上。

        其余人各自找地方休息,只有蒋祈树还在场上不知疲倦地奔跑,没人陪打他就玩自己的,拍着篮球绕场半圈,扬手投篮,一击命中。

        黑发像被水泼过一样,全都湿透了,身上的球衣也能拧出水来。

        林昊给李傲然使眼色:“你过去劝劝他,真不要命了?”

        “干吗让我去,我哪儿敢啊。”李傲然努努嘴,“没看他的眼神吗?要吃人一样,吓死了。”

        梁滨拧开一瓶矿泉水,走过去拦下准备上篮的蒋祈树:“歇一下吧,你再怎么折腾人姑娘也看不见。”

        李傲然和林昊顿时对滨哥肃然起敬,还得是他。

        蒋祈树看了梁滨一眼,接过他递来的矿泉水,一口气灌了半瓶,情绪低落道:“你不懂。”

        “我是不懂。”梁滨直言道,“但我知道喜欢就去追,追不上就使劲追,只要人没结婚你就有机会。你自暴自弃人家也不会变成你的女朋友。”

        蒋祈树若有所思地垂下头,半晌,自言自语道:“……对。”他把剩下的半瓶矿泉水拍到梁滨怀里,“不打了,我去换衣服。”

        梁滨走回李傲然和林昊旁边,坐下来歇口气。

        李傲然惊呆了:“你跟他说了什么?怎么突然就走了?”他和蒋祈树多年的好兄弟都没能劝住他。

        梁滨淡淡地回答:“没说什么,一些大实话,是他自己想通了。”

        *

        周六又下雨,梁蝉早起去书店兼职,遇到了蒋祈树。

        他第一个来店里,也没跟她搭腔,独自一人上了三楼,一待就是整个上午。中午梁蝉走不开,照样点外卖,刚拿出手机,蒋祈树下来了。

        他径直走到柜台前,梁蝉主动问:“要结账吗?”

        蒋祈树摇头,问她:“你吃什么?”

        梁蝉有点没反应过来,疑惑地眨了眨眼。蒋祈树倾身凑上前来,看到她手机屏幕上的点外卖界面:“水饺?什么口味的?”

        “啊?”梁蝉懵懵地回,“芹菜猪肉馅儿的。”

        “能不能帮我也点一份。”蒋祈树说,“我下午还得在这儿查资料,外面下雨了,懒得出去吃。”

        梁蝉有些怔愣,直到他出声询问“可以吗”,她才回魂,点头说:“可以。你想吃什么?”

        “跟你的一样。”

        梁蝉在购物车里多加了一份,付款。

        蒋祈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低下脑袋,长睫微垂,每当他这个样子都显得很乖顺,像某种毛茸动物:“多少钱,我微信转给你。”

        梁蝉摆了摆手:“没多少,我请你吧。”他之前帮了她很多,请他吃份水饺就当是感谢好了。

        蒋祈树没跟她客气,收起手机抬眼看她,两人视线交汇一秒,又各自撇开。收银台这方小天地里很安静。

        蒋祈树摸了摸鼻子:“对不起。”

        梁蝉在同一时间说了句对不起。

        两人都愣住了,视线再度对上,这次依然是蒋祈树率先开口,他唇角上扬了下:“为什么跟我道歉?”

        梁蝉说:“昨天在学校门口,我不是故意针对你。”

        蒋祈树“哦”了声,阴霾的心情转为晴天,与门外的风雨交加形成对比:“我没在意。该我向你道歉,不顾场合在别人面前问你那么私密的问题,是我冲动了。”

        怎么回事,他们好像总在向对方道歉。

        外卖送到了,蒋祈树推开门出去取,在屋里吃会有味道散不出去,两人于是站在门外的走廊下,听着雨声一口一个饺子。

        “梁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蒋祈树谨慎地说,“当然,你不想回答可以不回。”

        “你问。”梁蝉夹起最后一个饺子,蘸了蘸醋,等他的下文。

        “你先吃。”

        梁蝉把饺子送进嘴里,腮帮子一鼓一鼓地咀嚼,听见他小心翼翼地问:“邵霖风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他昨天从俱乐部回去,回忆了下车里那个男人的面孔,好像在哪里见过,上网搜“邵霖风”才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导演。因为拍的都是文艺片,他不爱看这类的电影,不了解这个人,可能以前在网上刷到过,所以觉得眼熟。

        有八卦消息提到,他和影后赵佳蔓是一对。

        梁蝉心口微微发堵:“是。”

        蒋祈树眼睛一亮,突兀地笑了声。梁蝉眼风扫过去,他的嘴角立马下拉,心里却乐开了花。

        他还是有机会的!

        没过几分钟,蒋祈树的好心情就被破坏了,视线里缓缓驶来的车是昨天停在学校门口的那辆劳斯莱斯。

        驾驶座上的人是被他列为头号情敌的邵霖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