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清风不渡我在线阅读 - 第31章 他就是邵霖风对吗

第31章 他就是邵霖风对吗

        车里是令人窒息的寂静。

        梁蝉走出学校时收到酒吧经理发来的消息,被告知晚上不用过去兼职,因为拆掉天花板重新装修的缘故,酒吧暂停营业两天。

        她准备打道回宿舍写作业,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久违的号码,她盯着手机屏幕恍惚了很久,做足心理准备后接通,    在听到那道如雨后初霁般晴朗的声音后,她还是狠狠地震了下。

        “下课了吗?我在你学校门口。”

        梁蝉就在校门口,闻言举目四望,无需费力寻找就看见那辆熟悉的车。邵霖风曾开着它送她上学、接她放学。

        邵霖风举着手机透过侧边的车窗玻璃捕捉到她的身影,降下车窗唤她的名字。梁蝉躲不掉,慢吞吞地坐了上来。

        据他说,    他下午在宜大附近办事,顺道过来看看她,问她最近过得怎么样。

        梁蝉只用一句“挺好的”概括近况,    之后就是漫长的沉默。

        邵霖风变戏法般递来一盒东西,沉甸甸地压在她膝盖上。他说:“合作伙伴送的点心,听说味道不错,你拿去和室友分着吃。”

        梁蝉性子犟,他早已领教过,做好了被她退回来的准备,然而她什么也没说,沉默着接受了。

        “再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半晌,她憋出来这么一句话。

        邵霖风手搭在方向盘上,清瘦骨感的手指收紧,    瞥过去的一眼,带着几分莫可奈何,    说起来此的真正意图:“明天是容姨的生日,她不愿意出去庆祝,    打算在家里吃一顿,特意交代我要请你过去。小蝉,    容姨很想念你。”

        听到他往日对她的称呼,    梁蝉止不住浑身战栗。草蛇灰线一般,    过去的种种情景一一在脑海里呈现。

        “将二楼带卫生间的卧室收拾出来给小蝉住。”

        “小蝉,你愿不愿意转学?”

        “我们家小蝉的转学手续已经办好了。”

        “小蝉生日快乐,天天快乐。”

        “小蝉,你只需要对自己负责,其他人不该在你的考虑范围内,别给自己设定太多框架。”

        “小蝉。”

        “小蝉。”

        “小蝉。”

        他叫过她那么多次。

        梁蝉轻轻闭眼,睫毛颤抖到几欲落泪,她攥紧掌心,指甲掐进肉里,深吸口气后说道:“我会去的。”

        容姨对她的好她没忘,一直记在心里。

        邵霖风讶异地看过来,原以为要多费些口舌才能劝说她答应,不曾想她这么轻易就同意了。

        “聚餐定在晚上,我明天下午过来接你,你提前过去,陪容姨说说话。”

        “好。”梁蝉侧过身背对他,顿了两秒,捧起腿上的点心盒,    “我先走了。”

        “小蝉。”邵霖风踌躇着开口,“你还在怪我吗?”

        梁蝉身形一僵,手指用力扣紧硬纸盒的边缘,扣掉一块纸屑才稍微镇定,她喉咙滚动干咽了一下,回头看着他。

        这是她上车以来第一次端正地注视他。

        男人的眉眼、鼻骨、嘴唇,是她在回忆里描摹无数遍的,每一根线条她都很熟悉。他从正式场合过来的,穿一件雪白衬衣,没打领带,领口的扣子开了一颗,一套看不出logo的深黑色西装,应该是高定款式。人家是衣服衬人,他是无论穿什么都好看,风度翩翩、温润儒雅。

        梁蝉摇摇头,平静地开口:“本来就没怪过您,您对我有恩,舅舅只是托您照看我,但您又是替我撑腰又是帮我转学,还时常安慰鼓励我,我要是因为一点小事怨怪您,那就是我恩将仇报了。”

        邵霖风心里不舒服,长眉轻蹙,欲说什么,被她接下来的话打断:“从邵家搬走,断绝跟您来往,不是我任性耍脾气与您置气……”她哽咽了下,声音抑制不住地带上了哭腔,“我是觉得,注定没结果的事,早点抽离比较好。总是待在您身边,我要怎么才能忘记呢。那样太痛苦了,于您也是一种困扰不是吗?”

        “不是的。”邵霖风急急地出口,“我从没觉得你会给我带来困扰。”

        他到这一刻终于意识到自己做错了。

        人到他这个年纪,很少会有认错的时候,就算真的错了,也会想方设法地掩盖,再轻飘飘地揭过,当自己做错的事不存在,继续做一个体面的成年人。

        邵霖风没那么好面子,他既然意识到了,必然不会轻易揭过:“我承认我对你判断有误,不该狭隘地用年龄来定义你的感情,不该未经深思一意孤行,最终伤害了你。这件事是我没处理好。我跟你道歉,小蝉。”

        梁蝉惊愕地抬眸,眼角悬而未落的泪随着眨眼的动作流下来,淌过苍白的脸颊。

        邵霖风抬手为她拭去眼泪。

        *

        李傲然多欣赏了几眼劳斯莱斯,肚子传来咕噜噜的叫声,他招呼道:“走吧,没什么好看的。”

        说着,他去拽蒋祈树的胳膊,没能拽走他。

        “树哥?”李傲然费解地看着他,“你喜欢那车啊,喜欢让你妈给你买呗。”

        他妈暑假里就给他买了辆摩托车,好几十万,作为他的毕业礼物。李傲然羡慕得眼都红了,想借走过一把飙车的瘾,蒋祈树宝贝得跟什么似的,不让他碰。

        “诶,我靠,那不是树哥的心动对象吗?”林昊认出副驾驶座上的女孩,激动地猛拍李傲然的肩,提醒他赶紧看,别他妈废话了。

        那些围观的三三两两的人群散开,李傲然得以看见车里的人,登时瞪圆了眼,可不就是梁蝉!

        刚才他光顾着看车,没留意车里坐着谁。

        再看驾驶座上的男人,温柔地伸手“抚摸”梁蝉的脸,画面美好得就跟偶像剧里的一样。

        李傲然心头咯噔,看蒋祈树的眼神充满同情怜悯,情敌是开劳斯莱斯、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树哥的优势在人家面前微不足道。

        “树哥,你还好吧?”李傲然出于安慰他,提议道,“要不咱吃完饭再去打会儿球,你看怎么样?”

        林昊:“你别逼逼了,惹树哥心烦。”

        他们的话蒋祈树一句没听进,他死死地盯着车里,脸色越来越沉,比暴风雨来临前的天色还可怕。

        李傲然吓得不敢吭声了,对着另外两位室友挤眉弄眼。

        梁蝉整理好情绪,下了车,邵霖风目送她朝学校大门走去,没有急着把车开走,自然看见她没走几步就被一个高个男生截住。

        男生表情不大好,嘴唇蠕动,说了句什么,邵霖风无从得知。

        蒋祈树说的是,你眼睛怎么红了?那人欺负你了?

        梁蝉若无其事地揉了下眼角,她刚才情绪失控哭过,眼泪是止住了,眼眶的红却没办法短时间消褪,被他看出来了。

        “我没事。”她小声地说。

        蒋祈树这人心里藏不住话,有什么就直接说什么,免得自己胡乱揣测受煎熬:“你是不是喜欢那个男人?”

        他就是邵霖风对吗?

        我是不是忘了说,这一本短篇来着,篇幅在二十万字左右啦,距离完结应该不会太远……_(:3」∠)_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