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清风不渡我在线阅读 - 第20章 我怕你摔倒再晕过去

第20章 我怕你摔倒再晕过去

        “怎么弄的?”医务室里的女大夫指着病床,示意蒋祈树把人放上去。

        蒋祈树依言放下梁蝉,大口喘着粗气,紧皱的眉头写满担忧:“被篮球砸到脑袋,昏过去了。”

        女大夫一边给梁蝉检查一边数落两个汗流浃背的男生:“你说你们这些男生打球也不知道注意点,砸到脑袋是闹着玩儿的吗?”

        跟着过来的李傲然仍然一副惊魂未定的状态,双手合十,一迭声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真不是故意的。”

        “等人醒了再道歉吧,跟我说有什么用。”女大夫找来体温枪贴在梁蝉额头测量,撑开她的眼皮看了看,松一口气,“她发烧了,38度6,估计是体力不支,被砸一下就没抗住。”

        蒋祈树和李傲然相互对视,稍微放下心来。

        蒋祈树问:“人什么时候能醒?”

        “我也说不准。”女大夫转身去放满药品的置物架前配药。

        李傲然朝病床上的人看去一眼,瞪圆了一双眯眯眼,惊呼出声:“哎,树哥,这不是高考出成绩那天在网吧见过的女生?”

        蒋祈树早就认出来了,没吭声而已。

        李傲然一手叉着腰,捋了捋汗湿的额发:“这是什么孽缘啊,上回砸到她了,这回又砸到了。”

        蒋祈树踢他:“还说呢,不都怪你。”

        李傲然心虚,接了他一脚没还手,确实怪他,没得辩驳。

        女大夫被吵到耳朵,挥手作驱赶状:“先让她躺着休息会儿,你们别在这里说话了,有什么事出去讨论。”

        李傲然缩缩脖子,拽着蒋祈树挑开帘子出去。蒋祈树回头看了眼病床上脸色苍白、不停冒虚汗的女生。

        他怀疑她体重不足八十斤,抱起来都没什么分量,身形纤薄得跟纸片似的。

        蒋祈树没离开,坐在帘子外一张带靠背的椅子上,长腿敞开,手搭在医生用来写病历的办公桌上,使唤李傲然去篮球场把他的衣服和背包拿过来。

        祸是李傲然闯的,他自然没怨言,耷拉着脑袋走了。

        不久后,梁蝉悠悠醒转,睁开眼,目之所及一片雪白,有一股淡淡的药味和石灰墙的味道充斥在鼻腔。

        “你醒了?”女大夫坐在床边,见她眼神茫然,倾身询问,“现在感觉怎么样?头还痛不痛?”

        梁蝉逐渐清醒的大脑告诉她,此刻身处在医务室,她轻轻晃了晃脑袋,气若游丝道:“不痛,就是……有点晕。”

        “最好还是做个脑部ct,万一是脑震荡。”

        “应该不是。”梁蝉笃定地说,“我中午没吃饭,可能低血糖犯了,还来了例假,肚子太痛,又被篮球砸了下,就成这样了。”

        女大夫扶额叹气:“你还发烧了你知道吗?”这么多毛病同时出现,铁打的身体也熬不住啊。

        帘子外的蒋祈树将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默不作声地起身出了医务室。

        梁蝉抬起手掌覆上额头,感觉不出来。她上课时身体就很难受,以为是天气闷热加上痛经的缘故,是发烧了吗?

        “你也太瘦了,看着有些营养不良,听你说中午没吃饭,一日三餐要按时吃啊,最好荤素搭配,再配合锻炼,身体才能健康。”女大夫早就开好了退烧的药,一听说她胃里没东西,也不敢给她吃了。

        她哗啦一下扯开帘子,准备叫外面等候的男生帮忙买饭,却没见到人:“奇了怪了,刚还在这里。”

        “谁?”梁蝉坐起来,靠在床头往外望。

        “送你过来的男生。”

        话音刚落,蒋祈树气喘吁吁地推开门,手里拎着个白色小塑料袋,里面一支棒冰,四袋建达缤纷乐巧克力棒。

        “我朋友去食堂买饭了,你先吃点这个垫肚子。”蒋祈树走到病床边,从袋子里拿出棒冰,剩下的巧克力棒塞给梁蝉。

        他用运动外套的袖子包裹住棒冰,贴在梁蝉额头,帮她物理降温,视线落在她脆弱的脸上,语气恳切:“代我朋友向你道个歉,他不是故意的。”

        梁蝉上下唇紧紧压在一起,他没觉得这套说辞很熟悉吗?

        蒋祈树像是有读心术,干笑两声,说:“上次也是他砸到你了。等会儿他来了再跟你赔罪。”

        梁蝉偏了偏头,意思是他不用这么举着手给她降温:“我知道了。”

        “那你……”蒋祈树的手没拿开,伸长手臂追着她转头的动作,棒冰依旧牢牢地贴在她前额。

        “你不用这样。”梁蝉不适应这种距离的接触,推开他的手,眼神无奈,是她自己走路心不在焉,没注意周围,怨不得旁人,“我接受你们的道歉。”

        蒋祈树垂下手,顷刻间做了个决定:“为了表示歉意,接下来我每天给你送早餐,直到……直到你没事为止。”

        梁蝉:“?”

        他是不是有病?

        梁蝉饿得胃部痉挛,没精力跟他周旋,撕开包装纸,三两下吃掉一根巧克力棒,胃里好受了些,才开口说:“我现在就没事了。”

        女大夫在一旁帮腔:“做错事就该有道歉的态度,人家说给你送早餐,你安心接受就是了,不用不好意思,不然他们不长记性。”

        蒋祈树被内涵了也不生气,笑着点头:“是是是,姐姐说的对。”

        一声“姐姐”哄得年过四十的女大夫心花怒放,也不忍心再训他了。

        梁蝉连续吃了两袋巧克力棒,手撑着床面侧过身,脚够到床边的运动鞋蹬上,起身时察觉到身下不对劲,一扭头,想死的心都有了。

        白纸一般的脸立时增添了一丝血色,是羞红的:“不好意思……”

        女大夫和蒋祈树同时看过来,洁白的床单上染了一块血迹,她的裤子也脏了。

        蒋祈树一愣,慌忙偏过头去,轻咳一嗓子,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到。

        大夫是女人,对这种小状况习以为常,没当回事:“没事儿,洗洗就好了。你把药拿回去吃,记得别空腹吃,要是明天还不退烧就来输液。”

        梁蝉的脸烧透了:“多少钱?”

        女大夫指了指脖子扭过九十度没看任何人的蒋祈树:“这位帅哥付过了。”

        蒋祈树敛下眼眸,默默拿出运动外套袖子里的棒冰,拉开两条袖子,绕过梁蝉的后腰,在她身前利落地打了个结,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道歉:“对不起。”

        他动作太快,等梁蝉回过神来,他的外套已经围在她腰间,帮她挡住了尴尬的部位。

        他说:“走吧。”

        梁蝉走出医务室,身体还很虚,脚步迈得慢吞吞的,从地上投映的影子看出那个男生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她。

        她回头看他,不知何时出太阳了,刺眼的阳光照得她睁不开眼:“我回宿舍。”言下之意,你别再跟着我了。

        “我送你回宿舍。”

        “我自己可以。”

        “我坚持。”

        梁蝉感到无力,任由他跟着,可他跟着跟着突然加快脚步,与她并肩而行,扶住了她的胳膊。

        她正要挣开,他就义正词严道:“我怕你摔倒再晕过去。”

        梁蝉闭眼,几个字从齿缝里挤出来:“我没那么虚弱。”

        蒋祈树弯起嘴角:“等你活蹦乱跳的时候再说这句话。”

        梁蝉无言。眼下的她的确能用“虚弱”来形容,几步路走得她气喘不匀、头昏脑涨,若不是借着他手臂的力量,搞不好她真会摔下去。

        蒋祈树送她到女生宿舍楼下,一路上,收获了一批又一批注目,临走时,他特别叮嘱她记得吃药,还有,他明早过来给她送早餐。

        梁蝉在楼道口驻足,回过头再次强调:“不用。”

        蒋祈树佯装没听懂,边倒退着走边挥动手臂告别,逆着光看不清五官,却能感觉到他在笑:“就这么说定了。”

        梁蝉两道弯眉中间的距离蹙拢,要被气晕了。

        怎么会有人上赶着给自己找事儿?

        蒋祈树退到女生宿舍楼的铁栅门外,停住脚步,从浅灰色的斜挎腰包里掏出手机,给李傲然发消息。

        “带上你的饭,来女生宿舍3号楼。”

        李傲然回:“哥,我刚赶到医务室。”

        蒋祈树:“少废话,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