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清风不渡我在线阅读 - 第13章 那女孩喜欢你

第13章 那女孩喜欢你

        赵佳蔓的粉丝气得头顶生烟,抄起键盘大骂无良狗仔看图编故事。

        “眼睛被屎糊住了?你赵姐一个星期前还在吊威亚拍武打戏,你告诉我她怀孕了?我看是你怀孕了!”

        “出门前最好看看有没有下雨,我怕你被雷劈。”

        “戏杀青了去找老友聚一聚,顺便去医院探望老友的家人,这才是正常脑补ok?某狗仔你良心被狗吃了,就会胡编乱造。”

        “望周知,你赵姐的马甲线比你的生命线还清晰。”

        不乏有路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说:“歪个题,zjm真的和slf在谈吗?两人传好几年的恋情了,能不能来点石锤!”

        赵佳蔓粉丝怒吼:“你赵姐单身独美,别乱点鸳鸯谱了谢谢!”

        对家粉丝趁机浑水摸鱼:“要我说某些赵粉别太给自己脸上贴金,还乱点鸳鸯谱?呵,你家姐姐要是真能攀上邵霖风估计得乐死了。别的不说,赵佳蔓除了在《阁楼上的女人》里大放光彩,别的作品扑死了,搭上邵总不得要多少资源有多少,至于跟新人小花抢大饼?”

        赵佳蔓粉丝当即回怼:“再怎么扑那也是有实绩的,照样吊打同期女星,你家主子怕是连拿得出手的作品都没有吧。”

        “笑死,粉丝都承认赵某人吃老本,还讨论什么?散了散了。”

        梁蝉围观完各路粉丝掐架,疲惫地揉了揉眼睛,放下手机,搁到床头柜上。

        夜已深,邵霖风和赵佳蔓相继离开,容姨留在病房里陪床,在折叠小床上睡着了,寂静的空间里环绕着轻微的呼吸声。梁蝉身上有些疼,辗转难眠,拿手机看了会儿娱乐新闻,越看心情越糟糕,更睡不着了。

        赵佳蔓和邵霖风到底是什么关系?

        抱着这个问题,梁蝉失眠到天快亮才睡去,没过多久,被病房外嘈杂的动静吵醒了。

        是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的声音,说的话断断续续含着鼻音,梁蝉刚醒,听得不是很分明。之后是一道熟悉的男声,音量压得低,但吐字清晰:“这件事结果如何,警察那里自有定论,您不必来找我们说情。您家孩子一再故意伤人,前两次没追究是念在她年纪小,可年纪小不是犯错的借口。既然她学不会尊重人,有的是人教她……”

        一贯温润的嗓音,杂糅了些许冷漠。

        梁蝉捂住胸口的位置,清楚地感受里面心脏的跳动愈来愈烈。

        送走胡蓓姿的母亲,邵霖风站在门外稍微平复了下,不想把情绪带进病房里,三秒后,他推开门,拎着早餐进来,与梁蝉清明的眼眸撞上:“醒这么早?”随机一想,明白了,“是不是我在外面说话吵醒你了?你都听见了?”

        “你说得没错,我不该一味忍让。”梁蝉吸口气,努力说出那句话,“我没有对不起她。”

        邵霖风把早餐放到床头柜上:“这么想就对了。以后好好生活,别把乱七八糟的‘罪名’揽到自己身上。你没有任何错,是她没想明白。”

        两人的说话声吵到容姨,她一骨碌从小床上翻身下来,捂着额头:“瞧我,睡过头了,现在几点了?”

        “时间还早,您吃完早饭回去休息,这里交给我。”邵霖风不在意地笑笑。

        梁蝉问:“我今天还不能出院吗?”她感觉除了脸和身上的擦伤有点痛以外,没有别的毛病。

        “按理说能,但我昨天跟医生提过,等你状态稍好一些做个全身检查,这样更稳妥。昨天比较紧急,只做了初步检查。”邵霖风总是考虑周到,“下午再办理出院,让容姨先回去给你熬点补汤。”

        容姨点头赞同:“听先生的,做个检查自己也能放心,免得有什么后遗症。”

        “好吧。”梁蝉乖乖听从安排。

        容姨吃完早饭离开,病房里只剩下邵霖风和梁蝉两个人。半小时后才能去检查,梁蝉此时饿得肚子咕咕叫,尴尬得脸都红了,只能没话找话:“昨天……”

        刚起了个头,她没好意思说下去,声音卡壳了。

        邵霖风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双手环臂,轻抬下颌:“想说什么?”

        梁蝉上下牙齿啮咬唇内的软肉,脑子里转了一个弯儿,故意没把话说得太明白:“昨天来医院看我的是赵佳蔓吗?”

        邵霖风的反应与昨晚的赵佳蔓如出一辙:“你不认识她?”看来赵佳蔓还不够红火啊。

        梁蝉嘴硬:“我平时不关注娱乐圈。”

        “哦。”邵霖风点点头,“是她。怎么了?”

        “她是你的朋友?”她其实更想问,她只是你的朋友吗?不是别的关系?比如……女朋友。

        邵霖风没能领会她问出这句话的含义,默然片刻,试着以她这个年龄段的小孩的角度来思考,做出猜测:“你有同学是她的影迷,想找她要签名?”

        梁蝉:“……”

        以前没看出来他有作家和编剧的特质,现在看出来了——脑洞大、思维跳跃。

        说曹操曹操就到,病房门被人敲了两下,梁蝉应声望去,进来的人是赵佳蔓。

        女人戴着米白色的宽帽檐渔夫帽,遮住上半张脸,下半张脸则用口罩遮盖。一副标准的明星出现在公共场所的装扮。他们难道不知道,越是这般掩饰,越是与周围的普通人形成鲜明对比,让人一眼发现明星的不同寻常。

        赵佳蔓掩上门后摘除脸上的“伪装”,将带来的鲜花和果篮毫不客气地丢给邵霖风,先冲病床上的梁蝉笑一笑:“身体好点了吗?”

        梁蝉挤出一个微笑回应:“好多了,谢谢你来看我。”

        没等赵佳蔓开口说不客气,邵霖风率先抢话:“你怎么来了?还嫌新闻闹得不够大,能不能有点公众人物的自觉?”

        他语气熟稔,既像埋怨又像无可奈何,梁蝉听了,心里顿时涌起酸涩感。

        赵佳蔓一手叉腰:“要是天天被八卦新闻左右,我也不用活了。再说我的粉丝不都帮忙辟谣了,我上周还在吊威亚拍武打戏呢,怀哪门子的孕。”

        邵霖风捏了捏鼻梁,竟是被她的话逗笑了。

        梁蝉痴痴地望着他翘起的唇角,原来,他不是只对她一个人笑得那么温柔,赵佳蔓也有同等待遇。甚至因为他们年龄相仿,相识数载,又有共同话题,彼此交谈的时候氛围轻松愉快。不像她,每每与邵霖风说话,字斟句酌,生怕自己哪里表现不够好。结果呢,她太过在意在他面前的形象,反倒显得局促,不够大方坦荡。

        梁蝉眼里浓浓的落寞掩饰不住,靠坐在床头,不知不觉敛下了眼帘,却不想这副失意的模样恰好被赵佳蔓瞥过来的眼神敏锐地捕捉到。

        同为女人,赵佳蔓一眼看穿她的心思,稍吃了一惊。

        这女孩到底和邵霖风是什么关系?邵霖风说是他家的小孩,可她连夜打听过,邵家的亲戚里没有这么大的孩子。

        护士前来敲门,通知梁蝉可以去做检查了。

        一项项检查下来颇费时间,邵霖风在走廊上等候,双手插兜,闲适地看墙上的医疗宣传海报。

        赵佳蔓陪在他身边,试探性地问道:“那女孩喜欢你,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