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大兴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河帮

第八十六章 河帮

        “河帮?!”

        关雨看清闹事者,顿时脸露凝重之色,“大人,他们是河帮的人。河帮势大,我们要谨慎为好。”

        “河帮?”

        孔方听着耳熟,拍拍后脑勺才想起前世的漕帮。

        漕帮因漕运而来,雍正四年间由翁岩、钱坚及潘清三人所创,是清初以来流行最广、影响最深远的民间秘密结社之一。

        往简单里说,它就是黑社会。

        它有残酷的帮规、家法,讲江湖义气。

        民国初的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青帮三大享更是名噪一时、威霸一方。

        如果不出意外,河帮的形成与性质跟漕帮应该是一样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象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这样的传奇人物?

        “河帮又怎么样?我姐夫还是知县呢!怕他干嘛?”方世铂初生牛犊不怕虎,捋起袖子就要往上冲。

        孔方拉住他,“世铂,别冲动。我们先了解清楚事情原委再说。”

        “方公子,河帮是大兴朝最大的黑帮,手下帮众数万,我们还是谨慎为好。”关雨劝道。

        “以和为贵。”

        刺头都再三认怂,让孔方意识到河帮棘手。

        但是他没有害怕,自古邪不胜正,前世漕帮盛极一时,最终还不是被扫进历史垃圾堆?

        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都曾威震一方,最终又哪个有好下场?

        “老宋,怎么回事?”

        他走到两伙人中间。

        老宋见到孔方,顿时大喜,“老爷,这伙人自称是河帮,还强说我们占了他们的土地。”

        孔方眉头微皱。

        他查过清河县县志,这里一直是无主之地,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了河帮的土地?

        “喂,你是管事的?”

        孔方还没说话,对方领头的就人五人六地吆喝。但见他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孔方,神色倨傲,仿佛天老子第一,他第二。

        “你在跟我说话吗?”孔方心情不太好。

        “你说呢?”

        另一个混混更嚣张,手指差点顶到孔方脑门。

        孔方没有躲闪,轻轻拨开对方手指,脸色不愉,“各位兄弟,有话好好说。请问两位怎么称呼?”

        “我张五斤。”领头拍拍胸口,眼角朝天。

        “我黄十两。”另一个家伙往地上吐一口痰。

        “我是河帮清河堂堂主。”张五斤朝地上吐一口痰。

        “我是副堂主。”黄十两仰头望天。

        孔方眉尖连跳两下,原来是一对活宝。

        他打量一下俩活宝,都不到三十的年纪,张五斤五大三粗,莽汉形象;黄十两两腮无肉,双眼如鼠睛,俨然是反派人物。

        “久仰,久仰!”孔方抱拳。

        “不知两位堂主带人来此,所为何事?”

        “你是管事人?”张五斤瞪着孔方。

        孔方点头,“正是。”

        张五斤半信半疑。此人面白无须,细胳膊小腿儿,风一吹能翻几个滚。

        这货色也是管事的人?

        “鄙人确实是这里的管事人,清河县知县孔方。”

        孔方整整衣襟,掸掸袖上灰尘,自带几分官威。依他预设的剧本,下一幕将是对方磕头求饶的剧情。

        毕竟对方不过一介草民,自己却是妥妥的一方父母官。

        然而他很快就被现实狠狠打了脸。

        对方不仅没被他的头衔吓到,自己反而被对方用刀背拍拍打脸。

        “知县?呸,芝麻绿豆大的官儿也敢来占河帮的土地,信不信老子剁了你喂狗?”

        打人不打脸,堂堂知县被一个黑社会分子用刀背拍脸,还恶语威胁?!

        讲真,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孔方双手握拳,手背青筋暴起。

        现场气氛骤然紧张。

        瑟瑟秋风沿河道刮来,工地上尘土飞扬。

        关雨手按刀把上,脑门上虽然冒着汗,但是气势不弱;老宋他们手握各种工具,呼呼喘着粗气。

        方世铂摸一把空荡荡的腰间,后悔没有随身携带几颗震天雷,不然炸死这帮孙子。

        但是他没有害怕,这伙人他一人可以打十个。

        难点在于姐夫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一旦打起来自己难照顾他周全。

        张五斤上前一步,咋呼:“咋滴,想打架?老子怕你吗?”

        他往身后一招手,手下小弟呼啦一下拉开架式,个个如凶神恶煞,手中砍刀冒着寒光。

        双方箭拨弩张,眼看一场混战一触即发……

        “姓孔的,你最好不要冲动。”黄十斤捻着胡须,摇头晃脑。

        “我们敢来,自有敢来的道理。”

        “河帮的势力虽然不算强大,但是在大兴如果我们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你不防打听打听,莫说你区区一个知县,就是你顶头上司,保定知府唐伯龙,他见到河帮都必须掂量掂量……”

        “大人,他没吹牛逼。”

        关雨悄声说道。

        “河帮是大兴朝第一大帮派,不仅人多,还背景非常强大,里边利益牵扯极广,一不小心我们可能会得罪许多大人物,我们真的惹不起。”

        黄十斤满脸奸笑,“我们听说你手下有能人,能呼唤天雷,吴麻子,朱重九都裁你手里。

        但是我们不是江湖草寇,不是乌合之众,我们帮中能人异士无数,自有专门克制你的手段。

        你看看这是什么?”

        他忽啦扯开胸襟,胸口赫然露出一张符纸,竟是朱笔黄裱纸鬼画符。

        孔方瞬间无语。

        就凭这薄薄的黄纸片就敢叫板震天雷?

        谁给你的胆子?

        若不是对方罪不至死,孔方还真想让他见证一下符咒是否能够克制震天雷。

        最终,他暗暗松开拳头。

        他不怕什么河帮海派,但眼前这帮愚民明显就是被人洗了脑。

        若放在前世,他们就是一群脑残粉。

        一旦双方动手,他们肯定不顾后果。

        然而自己身后的人都是普通民夫,他们根本不是这伙亡命徒对手,与他们开战不过是徒加伤亡而已。

        他不忍心伤及无辜。

        他转身示意自己人稍安勿燥,然后放低姿态,双手抱拳,“两位堂主,大家都莫冲动,有事好商量嘛。”

        黄十斤亦上前一步,态度张极其狂:“商量?”

        “没必要!”

        “你们立即滚蛋,否则别怪我兄弟手里的刀不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