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且下琼楼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中间人

第四十章 中间人

        酒也没得喝,肉也没得吃,宁郃稍事歇息,便准备直接走人。

        颖安他还是要回的,成三胖子还在半道等他呢。

        他就是打个时间差,离开薛魁他们后,行出一阵,追上萧庆远借了弓箭,便转了回来,准备再合情合理的,在正常时间内赶回去。

        别人知不知道无所谓,样子还是要做一个的。

        而且他也确实没有留在雍合,跟着掺和下去的兴致。

        回来,只是想牧柏能少欠一内内王府的人情,更是让自己心里能舒畅些。

        “你有自己的路,先生也有他想走的路。”老柯见宁郃定定看了牧柏好一会儿,出言说道。

        宁郃嗯了一声,“我知道,先生比我们更像一个勇者,他敢于去直面,我们却只是迂回。”

        说罢对几人拱拱手,大步离开。

        一如来时一样,没有太多遮掩,翻墙而过,权当城墙暗处数百箭矢在弦的弓弩,没有指着自己一样。

        惊鸿掠影,一夜三百里快行,终于是在天亮前,找到汇合了呼呼大睡的成郴。

        “呃…二哥,你这趟弄的挺惨啊!”

        雍合城到颖安之间,并非没有城池,驿站,客栈等。

        只是官道连接各城,并非直往颖安,所以前次宁郃并没有选择去走而已,反正雍合府地势旷达,也不用非走官道。

        这次成郴就是在一熟识的客栈落脚,等了宁郃一夜。

        当下睡眼朦胧的被扒拉起来,初看宁郃破衣烂衫,双臂裹缠了一层软麻布条,头发都有些凌乱,差点儿都没敢认。

        “也还行吧。”宁郃自己倒是无所谓。

        真正跟一位道衍境武者一战,虽然有些投机取巧的地方,也有偶然性,但总归是收获不小。

        只是他也懒得细说,梳洗收拾了一下,找出官袍换上,就薅着成郴继续往颖安回返。

        待得他们临近日暮,再回颖安的时候,发现这叫一个热闹。

        以百里玄祯为首,三五百号江湖武人聚在城门东。

        萧庆远带着一团二百轻骑,则在城门西。

        一直没离开颖安的刘勉和何琛,带着文垣等颖安官吏,则堵在城门处。

        再次被临时调回的雍九和王大牛两名乡兵队正,也是带人换上了甲胄,站满了墙头。

        两位郡衙大佬没有开声,反而是一直显得有些胆小的文垣顶在前面,直面萧庆远和百里玄祯。

        “我不管萧将军和百里楼主都奉了谁的命,本官还是那句话,你们要入城可以,查案也可以,最多只能带十人入城,我颖安上下自会配合,也可调乡兵衙役,与你们同查。但这么多携兵带甲的人入我颖安,不行!”

        他也不知道这些人抽的哪门子风,璟田郡发生的事儿,都一股脑跑颖安来查。

        若是本府鹰扬军前来,他管不了也挡不住,但眼下这些,他就不信谁手里能拿出明文令箭来。

        颖安这段时日够乱了,再让他们折腾一通,还活不活了,烦都烦死了!

        “文县令,我们并无恶意,也不会叨扰百姓,影响颖安治安,只是有些线索,尚需从颖安城内查起。”百里玄祯肃着脸,尚算客气说道。

        萧庆远则是压根不看文垣,只盯着何琛和刘勉。

        这俩人也是有苦难言。

        本是给许士蕃身亡一事,刚刚定了案,送呈郡城转去京中,等候批复。

        可还不待走,就被堵在了这里,现在是出头也不是,缩着也不行,进退两难。

        要怪就怪这两拨人来的太巧了。

        前脚他们还梗着脖子,义正言辞不让百里玄祯带人进城,言称他们这段时间奔走颖安各地,绝无发现贼踪,让他们去别处再查。

        后脚萧庆远就带人赶了过来,一样要进城查案。

        哪怕你早上一时片刻呢。

        若是寻常人,哪怕有些太过直白,他们放萧庆远入城也不是不行。

        可百里玄祯打着雍王府家奴的名义来,他们真这么做了,那得罪的可就是雍王府了。

        别看他们各有派系,跟着摇旗呐喊,甚至办些针对雍王府的事儿,上点儿绊子,这都可以。

        可让他们自己直接正面得罪雍王府,他们还真就不敢。

        无论朝廷风向如何,四王府没真的轰然倒塌前,都仍旧是无数人需要仰望折服的庞然大物,动动手指还是可以碾死他们。

        当下二人心中,其实也不得不佩服下文垣此时的硬气。

        而文垣扫了眼远处,也看到了渐行渐近的宁郃,心头松了口气。

        这犊子不靠谱归不靠谱,实力还是在那摆着的,而且他也不用出头了,颖安治安,毕竟直属宁郃这县尉的职权么。

        说的他没人可以甩锅似的。

        宁郃这边虽不知详情,但也看出眼下情况不似寻常,打马靠近,左右打个招呼。

        “宁小三,你动作倒是不慢啊。”萧庆远也转过视线,直接对宁郃说道。

        宁郃本家是行三的,刚进狼骑时岁数小,就落下这么个称呼,只是小半年没听有人这么叫他了,稍微愣了一下,而后凝眉看向萧庆远,琢磨他这次见面,怎么突然换了称呼。

        但心里合计,不能耽误了嘴,回道:“凑合着没死,还不得赶紧往回蹽么。”

        百里玄祯这时道:“叔靖,我的人查到,有一伙参与王妃寿礼被劫之事的马匪,曾在颖安出没,可否与我一个薄面,让我带人入城详查。”

        他虽也就刚刚赶到没有多久,但这事儿从发生开始,就有当地的暗道兄弟注意到了,他来了,也不算两眼一抹黑。

        宁郃又看向萧庆远,投去个询问的眼神,萧庆远道:“我和百里楼主一样,都是为此事而来。我营中校尉。更在调查此案中,被袭身亡。”

        一听这话,宁郃瞬间明白了。

        萧庆远那一声称呼,是在告诉自己,他要彻查此事的决心。

        无论出于袍泽之义,还是身为领将维护下属之心,都必须如此。

        也是希望宁郃看在曾经袍泽的份上,给个方便。

        毕竟他没有调令,擅自跨郡甚至跨府行兵,已经犯了大忌,不能耽搁太久,免得遇上雍合府军前来,打了照面,再生事端。

        “两位上官,县尊,此事……”

        宁郃转向刘勉三人,不待他话说完,文垣直接道:“宁县尉职责所在,自行其事便可,本官身体不适,还需好好歇息。”

        宁郃白眼都没等翻出去,另外那俩更干脆,“本官近日昼夜急查许士蕃一案,也是心神疲弊,力不从心。且突发如此大案,也需回返向守尊大人请示听调,就不多留了。宁县尉守卫一地治安的本事,我们也都是信得过的,遇事临机决断便可。”

        俩人说的干脆,行动也利落,招呼了带来的亲信,全没看见城外有人一样,跟颖安官吏告别,径直离开。

        别说宁郃傻眼,文垣都是一脸懵,觉得自己脸皮还是薄了,早没想到这借口,自己就该听说这事儿的时候,就往郡城跑,不撵他八次,绝不回来。

        “你停。”宁郃直接打断了他效仿之心,刚张嘴就给拦了回去。

        颖安现在真正能管事儿的死的死,撸的撸,文垣再跑了,就剩他和主簿了,想累死哪个?

        然后看向萧庆远和百里玄祯,“大家既然同一目的,不如暂时汇在一处,你们的人查城外,你们和我带人查城内,也更快一些,如何?”

        加起来六七百人,他再怎么也不能都真全放进城里,可劲儿霍霍的。

        萧庆远和百里玄祯对视一眼,一同点头。

        先前的僵局,只是缺了一个可以相信的中间人,而宁郃虽与两人也都不算相交太深,但两人都不担心宁郃会推诿糊弄自己,正起到这个作用。

        萧庆远先前看向何琛,也是此意,倒不是真非得带所有人马进城不可。

        至于文垣,他信不过。

        这些地方官吏办事时左右推诿糊弄,消耗浪费时间的能耐,他比谁都清楚,一个个的拖字决玩的,都可谓深得精髓。

        “雍九,大牛,你们各带五十兄弟,分别带他们各往东西各村去查,看是否有人留意到什么端倪。”

        “三郎,你回家帮我问下,这段时间有没有哥舒武或其他那两派刀客的消息。”

        宁郃先后喊来三人,交代拜托一下。

        成郴直接进城回家,找人问询。

        雍九和王大牛各自点出人手,前者稳重沉肃,跟萧庆远的府军一队,后者爽直开朗,跟百里玄祯的人行往一处。

        城门口一下子就恢复寻常,宁郃拉着文垣,请萧庆远和百里玄祯同行,一起前往县衙。

        路上宁郃道:“若是明面上来往的人,三郎他们应该可以知晓。若是暗中流窜,那应该与王记玉坊地宫有关。”

        说着他看向文垣,这事儿最后怎么收尾,有没有再抓到人,他可一无所知呢。

        而且还有个前典吏韩东,应该也能知道些情况。

        【晚些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