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且下琼楼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给个痛快吧

第二十八章 给个痛快吧

        “宁郃啊宁郃,你到底要干什么!”

        四下无人,文垣定了定心神,眼中神色几番变换,随后沉定心神,返回内室,换上官服,让人沏了杯茶来,静静等待。

        宁郃来的也不快,一刻钟左右,才打着哈欠走进正衙。

        “……事情就是这样,宁县尉有何看法。”

        文垣面无表情,把事情简单说一遍,所有想法都压在心底,只当什么都不知道。

        宁郃也是一样,腾地起身,道:“岂有此理!简直目无法纪。县尊稍待,下官这就带人前去查探究竟。”

        文垣直直看着他,一瞬间都有些恍惚,寻思自己是不是猜错了。

        “秉县尊,典吏大人求见。”

        就在这时,门子在外面禀报道。

        文垣只道是韩东也知道了消息,看了眼宁郃,抬手示意让他坐下,对外吩咐道:“请他进来。”

        “县尊……县尉大人也在啊,大事不好了,昨日有人探望牢中一些囚犯,趁机下毒,县尉大人带回来的那些贼匪,昨夜全部毒发身亡!”

        典吏韩东,也是个身高八尺的大汉,面容冷肃,环眼阔口,颇为雄毅,此下却是一脸惶急,不待站稳,便匆忙见礼,飞快述说。

        文垣手中茶盏直接摔在地上,狠狠瞪着堂内两人,怒声道:“颖安内外防务治安,就是这样么,像个篦子一样,谁都可以来琢磨两条人命?下一个死的是谁?本官嘛?用不用本官把脑袋先摘下来给你们!啊!”

        他气啊,太气了,觉着是不是好脸色给多了,一个个都敢拿自己当傻子在这儿耍!

        宁郃前天掏了许士蕃老窝,昨天夜里相关犯人就被毒杀在牢中,搁这儿糊弄鬼啊!

        还有个王八蛋,口口声声说着到此为止,到此为止,哪次特么消停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捋着点线头,就往下霍霍,找死别拉着他好不好!

        韩东慌忙俯身长礼,连称不敢。

        宁郃却是沉着脸,走到韩东身旁,“几个贼匪而已,暂且放下。韩典吏还是先召集三班衙役,随我前往城外,查探清楚许县丞遇袭身亡一事,咱们也好回来秉明县尊,上报郡府。”

        韩东愕然抬头,看着宁郃那双漠然冷眸,下意识的便想退步躲开,随即又连忙止住,不敢置信道:“县、县丞大人遇袭身亡??”

        宁郃回身看了眼文垣,文垣紧张的要死。

        韩东神色有异,他们都不是瞎子,她怕宁郃把人带出去,再给他多带具尸体回来。

        忙道:“人命无小事,你们各理一案。牢狱之事,韩典吏经手日久,想来会尽快给本县一个交代,贼匪一事恐还有我等不知内情,务必查出下毒之人下落,追拿归案,问出详情。本官也相信宁县尉的能力,不会让本官和全县百姓久等,尽快查明许县丞遇袭身亡一事,以安民众惶惶之心。”

        “是。”两人先后领命。

        韩东感激看向文垣,深施一礼,先行退去。

        “有些时候,眼睛闭上就睁不开了,昨夜多喝了些酒,有些困乏,神思不清,来的慢了些,望县尊见谅,下官告退。”

        宁郃打个拱手,不是特别和时宜的致歉一句,也转身离开。

        文垣看四下无人,对着他背影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累的直喘粗气。

        半晌才坐回椅上,嗤的笑了一声,自嘀咕道:“我特么也不想闭,可不闭,躺在荒地的就是我了。”

        且说宁郃这边,带了柳泉和五十乡兵,快速出城,来到事发处。

        柳泉带人迅速查看下一众凌乱尸体,越看越是心惊肉跳,不由频频看向宁郃。

        箭箭封喉索命,全身上下再无其他伤势,这般箭法射艺,除了狼骑出身的宁郃,他们想不到颖安还有第二个人有可能做到。

        “看我干嘛,昨晚喝酒你没在啊。”宁郃没好气瞪他一眼,也在自顾查看着。

        柳泉闻言又恍惚起来,昨晚宁郃确实请他们在租住的小院喝酒来的,而且喝的很晚,还喝的酩酊大醉,还是他们把宁郃抬回房间的,确实也不应该再出现在这里才对。

        晃晃头,柳泉不再多想,只看眼下,向宁郃道:“大人,现场凌乱,不少东西应该都被来往百姓摸走了,可否需要发榜追回。”

        “又不知道是什么,怎么追?”宁郃随意摆下手,不理这茬,左右一些小件而已,拿就拿了。

        过段时间后,柳泉汇总手下人清点后的情况,再禀报道:“遇袭身亡二百一十六人,除县丞大人外,已知身份的,只有许县丞所请西席一人,所有人并无籍帖在身,无法知晓来历。另外发现精甲三十一副,散甲一百零八件,整箱玉石玉器、银锭金砖各三箱,其余财物,近百箱,手弩三十八张,箭矢五百支,另有账簿三箱。”

        “好家伙!”宁郃闻言咋舌,对跟来的县衙兵房书吏道:“记清楚了么?”

        年约五旬的老书吏点点头,擦下汗水道:“记、记清楚了。”

        宁郃又看向柳泉,“昨日落门前,你都在城门当值,可见过许县丞带车马出城?”

        柳泉利落摇头,“没有。听大人召集后,我也查看了各门出入记录,问过昨夜当值的弟兄,都没有见过县丞大人出城,也没人发现任何动静。”

        “奇也怪哉!”宁郃嘿了一声,“倒是跟我前夜惊走那些贼人一样,城内城外来无影去无踪。”

        听着他意有所指的话,所有人全都噤声,不敢言语。

        片刻柳泉接言转话道:“从遇袭身亡之人倒地情况看,四面八方,至少有八到十个精准箭手,而且速度很快,最可能是骑射手游射,才可能将这二百多人,全部放倒在这不足三百步方圆内。但除了拉车马匹的蹄印,再无其他马匹痕迹,且四下脚印也已杂乱,详情无从推断。”

        “也不一定。”宁郃摇摇头,从腰后翻出一个尺长的‘茶锥’,吩咐人站在一具具尸体旁,再道:“擅长轻功的,一个人也能做到。”

        说着脚尖点地,人如落雪般飘扬闪动,衣袂飘荡,好不潇洒。

        然而包括柳泉在内,所有人却是心头惊骇,只觉冷意从心底泛起,不过百息时间,宁郃从他们所有人身前依次掠过,尖锥尾部在他们喉间轻点。

        而他们很多人连刀都未及抬起,便已‘身亡’,然后看着更多人,被宁郃轻易绕过格挡,一一点中。

        “战场就像一局棋,身处其中,尽管看不清何人执子,看不清全局,却可以看清眼前棋子,棋子相连,是杀机困局,也是一条线,一副图,自有规律可循之破解。”

        宁郃收回‘茶锥’,淡淡说道。

        柳泉眼前一亮,闭目思量刚才宁郃的行迹,发现确实像连成一条七拐八折的线,整个行动间,宁郃动作都并不迟滞,也无需思量,全都早就胸有成竹般,就像正常行走,迈一步再迈一步,同样的自然。

        “属下受教,谢大人指点!”柳泉抱拳一礼。

        宁郃摆手道:“我就显摆一下,你这是干嘛。”

        柳泉无语。

        看你,觉得是你干的,你不乐意。

        说应该是多人做的吧,你又来显摆自己一个人也能做到。

        县尉大人,你到底要闹哪样啊!

        “都记下来了哈。”宁郃却是又看向那书吏。

        上次他去郡城,人家说他们办案过程太过稀少,记录不详,废了他好些唇舌现编现说。

        这次他就记录的清清楚楚,再扔上面去。

        “记下了。”书吏奋笔疾书,边写边应道。

        “妥活。”宁郃俩手一拍,“那三箱子账簿给我单装一个车,用我的马给套上,还有许县丞的尸身,也一并装上,我先带回城去。其他尸体和一应财物,请柳队正找些百姓帮忙,分批送回县衙。”

        “是。”众人应下,七手八脚忙活起来。

        县衙里,文垣喝了满肚子的茶水,却是一等不回人,二等人不回,正来回踱步,心神难定。

        直到三个大箱子,下面长着两条腿,自个儿向他走来,才猛然一惊,连连后退,揉揉眼睛,便要大喊。

        咚的一声,箱子落地,宁郃从后面走出,“县尊这里洒扫的就是干净,一点儿灰没震起来。”

        “我…”文垣指了指他,把话又憋了回去,跟这么个玩意儿生气,他怕自己阳寿不够。

        “这都什么东西?”

        “从许县丞身亡处带回来的三箱子账簿。”宁郃说道一声,手拍在箱子上,“县尊要看看么?”

        “看……不看!”文垣纠结一阵,终是摇摇头。

        宁郃笑道:“那我跟县尊小赌一把如何?”

        “赌什么?”文垣诧异看去。

        宁郃走到桌前,沾点茶水,写下三个字,向文垣道:“就赌这些账簿,跟哪个字有关。”

        文垣瞪大眼睛,“你想弄死我,直接给我一刀,来个痛快行不行!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