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且下琼楼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烟火传信

第十五章 烟火传信

        宁郃随口问这一句,只是抱有侥幸,没以为会得到答案。

        没成想俩人噼里啪啦就说了出来:

        “在安田县一带,去水派何家,安田县城是必经之路,从这里走两天就能到,而且距离何家也就再有两天的路程,成家去报信的已经先走一天,正好能给容出一天准备妥当。”

        宁郃本就惊讶两人知道的多,现下更是如此,“你俩什么来头,知道的够清楚啊。”

        “那、那个,小的……”

        “三头领有断袖癖,跟他有些来往,我也有。”

        俩人一前一后,一难以启齿,一十分坦然的说道。

        让得宁郃猛打了个寒颤,躲出数步去,满脸都是黑线,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么个枕边风的方式听来的。

        随后道:“行吧,你们个人喜好,我就不管了,那啥,你俩去划拉些湿草之类的东西,放洞口给我点了,动作麻利点,我留你们一命。”

        破门破不开,叫门也没人认识他,说话也基本没人会信,再者也未必听得见,索性火攻把人逼出来再说。

        当然,他不是要把成家人烤了,只是弄些烟,看能不能把人呛出来。

        就算他现在赶去安田县,也很难来得及在成家老大被伏前赶到。

        成家毕竟是世居此地的,他想看看他们有没有能快些传递消息的方式。

        这些杂七杂八的方式,很多时候并不适合紧急情况下使用,或是需要准备,或是怕发不出去,不够牢靠等等,各有利弊。

        并不是说他们之前没用,手里就一定没有。

        那俩人身量虽不矮,但挺瘦弱,跑也跑不快,只能老老实实照办,期望宁郃不会说话当放屁。

        幸好村里干柴湿草都不缺,俩人没用太长时间就找车推来了一大堆,放在洞口点燃了起来,而且风向也没变。

        只是风不大,断门石再挡着,烟是如宁郃愿飘进去了,但量并不多。

        就在宁郃想要放弃的时候。

        “咳咳!咳咳!”的剧烈咳嗽声,随着断门石砰的一下向外砸倒在地,而响了起来。

        随后便听一声大吼:“狗贼!休要欺人太甚!!”

        人还没从烟尘里出来,一道雪亮刀光就先劈开了烟尘,从中透出。

        宁郃看着一黑壮如熊的大汉从烟尘中跃出,嘴角不由抽动,得亏他有先见之明,没离太近,不然少不了一番麻烦。

        “可是成家二哥?我是……”宁郃仍不靠近,只是大声问了一句,又自报家门一番,说出自己认识成郴等事,以换取信任。

        然后又把自己官印扔了过去,让对方查看。

        “哎呀!真的啊。对不住啊,兄弟,没伤着你吧?”

        成家老二的性格,跟成郴没多少差别,无非岁月洗礼,稍稳重了一内内而已。

        当下验看完官印,再不疑有他,直接上前热络打着招呼。

        “我躲得还挺远的。”宁郃摇头道:“打杀赶走围困的人,我没法叫二哥出来,只能行这下作之法,望二哥勿怪。”

        成家老二成鍪大笑道:“不怪不怪!谢兄弟来援手,救我们阖村上下脱困还来不及,哪里有什么怪不怪的可说。”

        当下宁郃便把知道的情况、原委,都告诉了成鍪,问他有没有办法传信。

        成鍪气哼哼道:“直娘贼!我早就说那海西回来的狼崽子不是好东西,大哥和老三他们却被那些破马迷了眼,不信我的。不过兄弟勿忧,我自有法子给大哥传信。”

        成鍪也是急性子,且本就事关紧急,当下连忙就去安排起来。

        他这传信的方法,也简单,就是用的东西很刑。

        山洞里被推出来一架床弩,长矛似的弩箭上,绑缚了几个大烟花,斜往天上一射,就完事儿了。

        宁郃愕然问道:“这就行了?”

        “外面有常年布置的人,听了烟花爆响,看到在哪个方向,哪个方向的人就会一直跟着一路放下去,需要翻山过河,还有不适合人常待的地方,就骑马去下个点传讯,都是固定的。除此之外,他们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远离自己那个点。”

        成鍪一边指使人接着放,一边给宁郃简单介绍起来,也没遮掩的意思。

        而趁着此时天色已晚,烟花在空中盛放的也明显,宁郃也眺望到远处似已有烟花跟着燃起。

        这东西虽说不那么保准,传递的信息也简单,但确实可以传递的很快,跟烽火狼烟其实一个道理。

        而且应该也有密语,放几下应该有各自的含义,只是宁郃没有多问。

        “已安,有变,勿归。”间隔两段时间,成鍪让人总共发了三轮十三发烟花,然后主动给宁郃解说了出来。

        宁郃点头了然,只要成家大哥看到这个,不急于回返,他们无论派人去安田送信,还是赶去帮忙,时间就都够充足了。

        只是当宁郃想跟成鍪商量什么时候动身前去的时候,成鍪却是笑着摇头,“咱们不用去,这烟花也是我云派刀客刀主号令,不管何意,十八县云派弟兄,都会往此地赶来。”

        而后神色一厉,“江湖事江湖了,直娘贼,王八蛋,欺我家门来了,不管他跑到哪去,我都要弄死他们!”

        宁郃闻言也是放下心来,泠北刀客遍及西四府,人数自然不少,只是并不都聚在一起罢了。

        现在既然他们开始召集人,他也就不必跟过去了,说到底他是个有官身的,救急救危义不容辞,但有些事他却不便参与,真参合了也会让别人束手束脚,多加掣肘。

        江湖事江湖了,总归不是明文准许的,不过是管着费劲,也管不过来,便民不举官不究,而默许下来的而已。

        成鍪自也知道这些,当下再道:“叔靖兄弟,你放心,咱不会让你难做,乱子不会再涉及到颖安来。”

        宁郃摇头一笑,“我倒是无所谓,你们大可以往颖安引,我还能松松筋骨,报个剿匪小功,领些赏钱。”

        “呵呵呵,你小子有意思!那咱要是不是对手,可就可劲儿的往回蹽了啊。”成鍪闻言大笑出声,玩笑道。

        宁郃半是玩笑半是认真道:“别是道衍的大宗师就行。”

        没有个越境界而战的能耐,他也不好意思常自称天才。

        但这玩意也有个限度,内宇境他不惧,但道衍境那种,以军中标准,一剑劲气起码可透十甲了的大宗师就算了,一言不合人家就得求他别死。

        至于更高的上品境,除了师娘,他见都不想见,想见也很难见到。

        说这话,也就大概给成二哥透个底,真有万一,他也能接上一接。

        “得嘞。”成鍪也明白他的意思,承情应下。

        而后成鍪接着道:“有个事儿还得麻烦兄弟一趟。”

        宁郃笑着抢先道:“不麻烦。明早我回颖安城,要回城小住的,跟我一块儿回去就成。”

        明摆着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再让人趁虚掏一次后路,他们也别活了。

        成鍪没有矫情多说,打了个拱手,“好。那就不跟兄弟客套了,此事结束,成家必有厚报。”

        宁郃笑道:“说了不用客套了。二哥要谢,就谢三郎吧,没他送我两匹良驹,我今天也来不及过来。”

        成鍪闻言朗笑连连:“哈哈,这莫非就是老和尚常说的因果缘分?果然妙极!”

        肚子咕噜一声,宁郃涩然,“二哥,现在可有什么吃食能垫垫?”

        成鍪一拍脑门,忙拉着宁郃就走,“这事儿怪我!兄弟从颖安赶过来,又连番与人交手厮杀,真元体力必耗费巨大,腑内亏空,咱去找两只羊宰杀了,赶紧炖上吃。”

        他也是中品境武人,自是知道真元这玩意怎么回事儿。

        看似玄奥,其实也简单。

        武人所谓外力,指筋骨肌肉之力,而内力内气,相对应的就是腑脏气血之力。

        武者下品五境,也称炼精化气,以食物草药等精粹,强壮自身精气。

        而中品境,也称炼气化神。

        笃定自己的武道,心志得到洗礼,精神层次得到升华,便至神定。

        所谓神完而气自足,两者相辅相成,一引一随,突破一次无形桎梏,皆凝实蜕变,内气化真元,再反哺到体魄,互相增益。

        但本质上,真元真气也还是腑脏气血之力,只是更加凝实凝练,无形有质,凝而不散,更易于御使驱动,也就可通经脉腧穴将之‘扔’出体外,像器具一样作为一种可以被使用的‘工具’。

        而不再如内力一样,只起到辅助增强外力,巩固自身的单一作用。

        至于使用时,也跟肌肉筋骨之力一样,会被消耗,消耗大了同样也会疲惫虚弱,同样也可以恢复过来,人不挂也不会消耗殆尽,或者说消耗殆尽了,人也就无了。

        只是相比肌肉筋骨之力,内气也好真元也好,都相对而言更难恢复和增加。

        而内气真元消耗大了的最开始也是显著的表现,就是饥饿。

        武人一个比一个的能吃,也是因此。

        不与人打斗消耗还好,也就比寻常人多吃个几倍的东西,来供应更强健的身体、腑脏所需。

        可消耗的大了,撑不死他们就会往死里吃,生怕落下亏空。

        他这一番忙活,只顾着自家事去了,却忽略了宁郃跟人好一番厮杀,必是消耗不小的事儿了,自觉委实不该,心中歉疚。

        也幸好来敌不是为了洗劫财物的,没怎么造成破坏,也没有大肆收刮,村中粮食牲畜都还在。

        成鍪忙带人给宁郃弄了两只肥羊,架锅炖上,又找些干粮糕点等现成的吃食,给他先垫垫肚子。

        宁郃放开了一顿胡吃海喝,都快撑到堵脖子了才算罢休。

        其间宁郃也抽空说了下,被自己打伤绑在马背上那刀客的事儿,成鍪认出那是一旁支家主,也满是愤恨,将人要了去,留着祭旗。

        璟阳村中一夜灯火通明,忙忙碌碌,收拾行李的收拾行李,打扫清理村落的也没闲着,待到临近天明,才都处置妥善。

        而后,宁郃便与成鍪作别,带着数百老幼妇孺,拉着装有兵甲尸体的马车,离开璟阳村。

        成鍪则带着百十青壮,留在村中,静待八方子弟汇聚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