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被渣重生后我在修仙界内卷成第一在线阅读 - 第150章 这个是刺头,绝对是!

第150章 这个是刺头,绝对是!

        谢九娘第一时间上前取下玉简。

        没有选择立即离开,而是盘坐下来开始专心研读。

        石室非常安全,不怕有人打搅。

        不知制作功法玉简的大能出于何种考虑,全篇的功法并不能直接收入识海。只能在玉简查阅,还不能查阅比自身修为高的篇章。

        例如筑基期查看不了金丹篇,金丹看不到元婴篇,以此类推。

        谢九娘倒是意外的可以翻阅金丹篇,那么,可能与神魂有关。因为她的神魂已达金丹期,而查阅玉简内容靠的就是神识。

        筑基的内容对她不难理解,但谢九娘谨慎的性子又发作,仔仔细细琢磨过后,理解透彻,这才盘膝修炼。

        不修炼也不行,凭她个人能耐是出不去。

        直到十天试炼结束,谢九娘被传送出去。

        谢九娘出现在试炼峰顶,起初并不算引人注目,毕竟一起出现的弟子众多。

        后来发现戒律堂的人出现了,直接来到谢九娘跟前。

        “是莫余师叔,那位小师妹干了什么?”有弟子八卦地望着谢九娘这一边。

        另有弟子猜测,“莫余师叔找上的,准没好事儿。”

        谢九娘礼节周到,行了一个晚辈礼。

        莫余态度尚可地开口:“元羲师侄,我是内门戒律堂的人,这里有一件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

        天虚宗外门设有执法堂。

        内门一样有执法堂,却另设有戒律堂。

        两堂是相辅相成,又互相监督。只不过涉及到亲传弟子的案件,一般默认由戒律堂调查。

        戒律堂的堂主是化神担任,还是出身主峰的化神。

        谢九娘淡定地跟莫余走了,来到了戒律堂。

        戒律堂看着挺严肃的地方,很多弟子都不乐意过来。

        谢九娘从容得像是逛自家庭院,还在大堂里溜了一圈,莫余眼皮跳了跳。

        这個是刺头,绝对是!

        凭他多年的经验,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了。

        莫余尚未发话,谢九娘找个位置坐下来,“莫师叔,要问啥?刚出来挺累的哦,我可以坐下来聊吗?”

        “你这模样可看不出累。”莫余板着脸问。

        谢九娘无奈道:“在试炼之地十天,我还是第一次进去,发生的事情可多了,怎么可能不累?”

        “那你说说发生了何事?”

        莫余新奇。

        宗门的弟子哪个见到他,不是老鼠见到猫?

        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个弟子,面对他可以这般随意?

        莫余发了几个传音符,不一会儿又来了几人,跟莫余理应都是戒律堂的人,既然问话必定不能是单独询问,少说要几个人见证。

        谢九娘没有发传音符给朝炎。

        “主人还不快通知朝炎师尊?”剑灵?急急地提醒。

        谢九娘挺了挺腰杆子回答:“一点小事就兴师动众,这个习惯可不太好,跟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起码要等闹大了再告诉师尊。

        戒律堂的人很严肃的,个个板着脸,端正得给人压力。

        换个弟子可能会给带偏,谢九娘也要装着被带偏一丢丢,态度跟着端正了起来,一副等着询问的样子。

        莫余开口:“这次试炼法峰邬长老的徒弟,邬双双命殒。”

        谢九娘脸上适时露出惊讶,又不会很夸张。

        接着她用目光看着莫余,那眼里仿佛在问接下来呢?

        旁边一个人带上一丝金丹的威压问:“苗姝和刘雅说你和同伙是凶手,你有何辩解?”

        谢九娘皱眉,直望向那个金丹:“你们戒律堂就这样判案?对方说我是凶手就凶手吗?都不用去查证?”

        “放肆!”那名金丹怒斥,威压加重了两分。

        只是,谢九娘丝毫没有受威压影响的迹象,淡定地掏出传音符:“既然如此,我还是通知我的师尊得了,刚才还说要协助调查,现在都快要定我的罪了。再不通知师尊过来,我都要被人扣上杀害同门的帽子。”

        于是她掏出一枚传音符。

        那名金丹想阻止她,莫余拦阻了他,眼带警告道:“王真人,注意分寸。”

        王真人一个激灵,心里憋屈地闭嘴。

        莫余说道:“元羲师侄误会了,是与邬双双一起的弟子,一致指出是你和同伴害死的。”

        “同伴是什么?我是独自去闯试炼之地的。”谢九娘将邬双双暗算她的事情,仔仔细细描写一遍,没有添油加醋,“我可没撒谎,是她从背后暗自我,我反击又不算什么吧。还有我离开的时候,她可是活得好好的。”

        谢九娘想了想还是将传音符发一个给朝炎。

        剑灵?鄙夷,“刚才不是说不找吗?”

        “此一时彼一时。”谢九娘小脸不红。

        朝炎来得很快,神情不太好惹地扫过戒律堂众人,“我朝炎是不是很好欺负?”

        莫余几人纷纷站起,向朝炎行了晚辈礼节。

        “朝炎,咱们戒律堂只是按规矩办事,从来不是要欺负谁。”从殿后转出一人,同样是元婴修士。

        莫余等人称此人为大长老。

        戒律堂的大长老,看起来不像个威严的人,反倒是脸上笑眯眯的。

        谢九娘知道这样的人越是如此,越不好招惹。

        她不着痕迹地挪到了朝炎身后:“师尊,刚才王真人用金丹威压想屈打成招呢。”

        朝炎目光落向王真人,嘲讽勾唇:“戒律堂,还是曾经的戒律堂了吗?死了一个亲传的事我也听说了,是邬家的吧。王真人和邬家似乎有点亲戚。”

        戒律堂收人,一向会选择背景干净,身后没有势力牵扯之辈,简单点说就是孤身寡人,所求的便是遇事公平公证。

        王真人是没了家族,却有一个侄女嫁入邬家。

        “我例行询问一句,自问不曾……”王真人正替自己辩解一句。

        朝炎的元婴威压迫向他,硬是让王真人说不下去。

        戒律堂大长老一挥手,挡下了朝炎的威压,“可以了。王震先退下,此事你不必参与了。”

        “是,大长老。”王震垂下眼睑,退了出去。

        大长老对此事有所了解,便对朝炎道:“事情发生在试炼之地,活着出来的人一致指证是你徒弟和她的同伴是凶手,戒律堂自然要等人齐了再调查。”

        “这个自然。”朝炎心梗。

        小徒弟真不省心,可还是要维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