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被渣重生后我在修仙界内卷成第一在线阅读 - 第139章 我怕麻烦

第139章 我怕麻烦

        谢九娘在小宫殿里待着,一连三天未出来。外界关于她拜师的盛况,再次传扬开来。

        “这小奸商运道真好,大家都以为她要倒霉,谁知峰回路转,人家又是扶摇直上。”

        “我听说小奸商什么都卖,把拜师宴的请柬都卖了。”

        “不对,她那时还在外门,应该是谣传吧。”

        “这你就不懂了……”

        大家纷纷猜测,众说纷纭,真相越传越偏,越传越离谱。

        ……

        独属于闵煌道君的山峰。

        一连三天,林忘尘跪在闵煌道君的洞府前,额前沁出汗渍。

        闵煌道君不于理应。

        又是半天,洞府内传出闵煌道君清冷的声音:“林忘尘,不要将林家的作风带至宗门,也不要忘了,既然拜入天虚宗,便是天虚宗的弟子,自己去思过崖待三年,退下去。”

        “是,弟子谨尊教诲。”

        林忘尘扶地要站起,中途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跪着的时间太长,双腿麻木。

        闵煌道君的洞府平时少有人至,因此知道林忘尘被罚的人很少,倒是一直关注他的墨川,收到了消息。

        墨川冷嗤:“胆子真大,连师尊都敢算计。”

        “少主,这从何说起?”旁边有个小童疑惑问出声。

        “闵煌道君长年闭关,又怎么会知道小奸商是谁?突然点名要收她为徒弟,与林忘尘脱不了关系。我听说,小奸商拒绝拜师之时,连请柬都掏出了。”

        宗门收徒规矩是大家默认,可通常大家争徒会在一方准备拜师之礼前,现在人家请柬都发了,闵煌道君再掺和一脚,终究是有点理亏。

        闵煌道君不蠢。

        稍微想一想,就想通個中关键。

        谢九娘不管外界如何,正在整理这次拜师的大收获。当中以防御法器居多,另有阵盘、灵符和玉牌,丹药少数。

        都是筑基可用的。

        灵符和玉牌就有意思了,多数是封印着元婴修士以上一击。

        例如千杀道君赠送的一枚玉牌,当中封印了她一道术法,扔出去便是化神一击。

        朝若送了一个七阶幻杀阵盘,属于攻击阵。

        有一个化神送了把极品软剑。

        剑身锋利,薄如蝉翼。佩戴于腰间,可以当成腰带,十分适合女子便用。

        当中有一件精美的极品法衣,是一个女化神赠送的,穿在身上防御能力杠杠的。不过在宗门要穿弟子法衣,这衣服需等外出历练才可以用,先收藏。

        谢九娘又挑了一把飞剑认主,终于出了小宫殿,假模假样地练习御剑飞行。

        然后,在天上飞一会儿就麻溜了。

        “元羲师妹,总算是找到你了。”乔诗韵御剑过来,温声喊住谢九娘。

        谢九娘御剑落下,执同辈礼道:“见过乔三师姐,不知你来寻我何事?”

        “是这样的,正阳山的灵田和果园都是由主峰的弟子打理,如今理应交给你来负责,但是今年的收成……我问过朝炎师叔,他让我来问你的意思。”乔诗韵的态度温和,让人挑不出错。

        谢九娘道:“我想见一见他们,可以吗?”

        “这个没问题。”

        乔诗韵当即掏出传音符,传信几个弟子过来。

        很快来了三名弟子,两男一女,都是筑基弟子。

        乔诗韵介绍道:“这是田风和田林,这是乔水娟。”

        谢九娘发现三个人看她的目光有点异样,不过很快又收敛了,

        三人向谢九娘执了同辈礼节,谢九娘回了一礼。

        谢九娘客气道:“我听乔三师姐说,正阳山都是三位在打理?”

        “正是。”三个人应了声。

        “可以问一问,你们的报酬是多少吗?”谢九娘叫他们来此的关键正是如此。

        三个人同时一愣,目光闪烁,齐齐望向乔诗韵。

        乔诗韵替他们回答:“他们是接主峰发布的任务过来,每月可领五百灵石。”

        “还有吗?”谢九娘又问。

        乔诗韵很是稳得住,意有所指道:“还有默认的五成收获。”

        “五成?是默认的?”

        谢九娘一下子懂了,朝炎被人薅羊毛了,“你们打理了多少年?”

        “十、十三年了。”田风结结巴巴说着。

        谢九娘看了乔诗韵一眼,再看到田家兄弟身上八成新的法衣,再看到乔水娟一身娇俏,崭新的法衣和精美的发饰,终是没有说出什么。此事情朝炎师尊理应心知肚明,他没有说什么,她身为徒弟更没必要计较。

        “你们今年的收获照旧,但不得损坏灵田,也不得破坏灵果园。”谢九娘没有戳破几个人背后的事情。

        前面谢九娘就知道内门争斗厉害,勾心斗角是家常便饭,无非是为了资源。

        谢九娘属于天降的,本来就损了别人的利益。

        最重要是她闹来闹去,是进了师尊的腰包,又不是她的。

        乔诗韵见此挺意外,直到谢九娘御剑离开,她才回头对三人道:“按她说的来办,今年你们的分成照旧,明年再寻其它的活计。”

        “是,乔师姐。”

        田风和田林先离开,倒是乔水娟没有走。

        乔水娟嘟起了小嘴,不高兴地道:“姐姐,真就这样放弃了?这样一年就少了好大的一笔资源。”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乔诗韵反问。

        乔水娟道:“让我们继续打理呗,不理那人就成了。”

        乔诗韵嘲讽地反问:“你凭什么?凭你有一个当宗主徒弟的姐姐?”

        刚才面对谢九娘的时候,她这个妹妹不敢吱声,如今别人一走了,反倒给她这个姐姐出起了歪主意。

        如果她真的这般短视,师尊便不会将主峰一些事务交给她来办。

        乔诗韵御剑起飞,回头对下方的乔水娟道:“好好干完今年的活,莫要毁坏灵田和果园,否则我也保不住你。”

        眼看乔诗韵飞远,乔水娟气得跺脚。

        此刻飞出正阳峰的谢九娘,正听着剑灵?的复述。

        “她们真的贪了一大笔,主人不追究吗?”剑灵?跃跃欲试,想搞事了。

        谢九娘站在飞剑上,正朝外门而去,“没必要,我怕麻烦。”

        “怎么就麻烦了?”

        “我不缺那点资源,若不是我明面上需要一个收入,都不想打理正阳峰,唉呀。”谢九娘想到净世莲,想到手里尚有一大批灵植未处理,“我的好东西太多了,正发愁……”

        真不需要呀。

        可是穷的一块灵石都没有的剑灵?,气得剑身发抖,若不是此刻在外面,时不时有人关注,祂一定会出来敲死狗主人!

        狗主人!

        剑灵?自闭了。

        谢九娘到了外门,直奔杂务峰后山的仙鹤园。

        刚踏入仙鹤园的入口。

        四周一静,所有的仙鹤齐刷刷望向谢九娘。

        谢九娘心里咯噔一下。

        踏入一半的脚步差点儿吓得收回来。

        “唳?”

        “唳唳?”

        突然,从仙鹤群里疾飞出一只仙鹤。

        小仙鹤兴奋的用脑袋蹭了蹭谢九娘。

        “唳唳……”

        “哈哈哈……小仙鹤,又见面了。”

        “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