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被渣重生后我在修仙界内卷成第一在线阅读 - 第111章 我演得太难了

第111章 我演得太难了

        谢九娘在城内闲逛。

        知道跟踪自己的是男修,就故意朝卖女孩子东西的店铺钻,例如胭脂水粉,女装首饰等等。

        整得跟踪的人郁闷不已。

        谢九娘又从一间首饰店出来,刚踏出门槛,有一个女修突然迎面撞来。

        速度太快,吓了一跳。

        “道友,你没事吧。对不住,是我刚刚太急,差点撞到你了。”公孙雪态度谦和有礼,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谢九娘恍惚了一瞬。

        又来了。

        不过,她飞快端正态度,笑了笑回道:“无碍。”

        “我是明华宗的公孙雪,道友怎么称呼?”公孙雪又浅笑盈盈地询问。

        谢九娘面上适时露出疑惑。

        公孙雪佯装不好意思道:“抱歉,是我冒昧了。”

        “不是,我认识你。”谢九娘此刻就像一个直率单纯的小姑娘,“我长姐是天虚宗的谢莹,在她身边我见过你。”

        “是么?那真是有缘。”

        公孙雪脸上流露出惊喜之色。

        于是一個有心,一个有意,就这么草率地结识了。

        接着公孙雪提出请客。

        谢九娘一副推辞不掉就跟着去了。

        公孙雪自以为投其所好,聊起关于衣服手饰、胭脂水粉等话题,酒足饭饱,又带着谢九娘去逛街,像一个大姐姐似的,买了不少好东西送给她。

        谢九娘先故作推辞。

        再盛情难却地收下。

        那姿态真是占了便宜,还假模假样。一副我不想,我真的不想要,无奈公孙姐姐太过热情,我不忍心拒绝。

        剑灵?全程围观:“主人,我看的眼睛疼。”

        “你一把剑,有眼睛吗?”

        “我是剑灵,剑灵!我当然有一双眼睛。”

        “没见过,你出来呀,我看一看?”

        谢九娘这话一出,剑灵?没法接了,在契约空间里装死。

        接下来的一连三日。

        公孙雪约谢九娘四处游玩。

        每次需要花灵石,公孙雪都会抢着付账。这一天,她带谢九娘来到了地下斗兽场。

        谢九娘装出初次过来,对什么都好奇,都要问一下。

        公孙雪特别有耐心,一一替她解疑。

        按照上一辈子的套路。

        谢九娘知道重头戏要来了。

        经过三日的感情交流,自以为已经熟悉。

        二人来到一处妖兽之间的擂台。

        擂台四周罩着阵法结界,里面的两头妖兽厮杀,不会波及到外面的观众。

        公孙雪笑道:“打起来了啊,如果来的时候没有开打,还能挑一个下注。”

        “赌博不好。”谢九娘认真说。

        公孙雪道:“小赌怡情,下注一两百灵石,输了也没什么,当是玩一玩。”

        “公孙师姐说得对,是我太较真了。”谢九娘又改口了。

        公孙雪嘴角微微翘起来。

        这几天她一直跟着谢九娘,不让她有空研究石象,在接触的过程中,多少摸清谢九娘的性格。

        小姑娘很单纯,又没心眼。

        家族说她可能坑了邬升和谢莹,当中肯定是有什么隐情。等此事过后,再让家族仔细查一查。

        “好遗憾,一楼没空闲的位置了。不过,我有几个朋友正巧在二楼甲字号的包厢,你介不介意过去?”公孙雪随意似的开口问。

        “不介意呀,有包厢好,不用在楼下跟人挤。”

        谢九娘这话一出,公孙雪满意极了。

        公孙雪找来场子里跑堂的伙计,报上了一个名号,再让对方带路,畅通无阻上去二楼甲等包厢。

        包厢里布置很雅致,里面坐着数位年轻人,有男有女。

        谢九娘进去的时候,见到他们都有说有笑,相谈甚欢。

        若不是谢九娘知道真相,定会以为他们彼此很熟,然而经历过前世这一幕的她知道,这些人都是临时凑在一起。

        目的就是做戏给她看,引她入局。

        谢九娘腼腆一笑,受邀坐到一张椅子上。

        大家互相打个招呼,再简单介绍一下,不会过于热情,也不会让人不舒服。

        那一个度拿捏得相当不错,起码谢九娘就觉得这些人就像天生的戏子。

        “小九师妹,吃个灵果,这是斗兽场提供的,味道不错。”公孙雪将桌面上的一盘灵果往谢九娘这边挪了挪。

        谢九娘拿起一个,立马咬了一口:“谢谢公孙师姐,你也吃。”

        公孙雪跟着拿起一个,装模作样地咬了一点。

        真的仅是一点点,与咬破果皮差不多。

        谢九娘知道这些世家子弟的毛病,几乎不吃外面的东西。这几天陪着她,真是难为对方了。

        此时大家不怎么说话,装也要装出关注一楼的擂台。

        两头妖兽打得遍体鳞伤,差不多要到尾声了。

        再过半刻,擂台上终于分出胜负。

        戏子甲一脸高兴道:“赢了!哈哈哈,我赢啦。老乌,快将东西摆出了,任由我挑。”

        戏子乙沮丧说:“下一局我肯定赢回来。”

        随后,输家取出十样东西放在桌面,任由赢家挑一件。

        谢九娘心里冷笑,戏演得不错。

        公孙雪很感兴趣道:“小九师妹,你要不要玩?下一次比斗要开始了。”

        “这个……”谢九娘有点犹豫。

        戏子甲道:“谢道友,玩一波,光坐着多没意思。”

        “是呀,大家就玩玩。只是将储物袋里最不值钱的拿出来,又不用拿好东西,怕什么?”

        戏子乙跟着附和,又有人开口怂恿:“就是下注,助兴的!”

        “对对,大家都玩,就你一人不玩多扫兴。”

        大家都看向谢九娘。

        谢九娘脸皮薄似的,不好扫兴就答应了,心里却跟剑灵?吐槽:“哎哟,我演得太难了,太难了!”

        “狗主人明明乐在其中。”剑灵?忍不住鄙夷一句。

        这个打赌游戏,非常简单,是两两对赌,同台押注,各押一方。

        赌注就是输家要掏出十件东西,让赢家任意挑选一件。

        因为他们都是对赌的人了,由于谢九娘和公孙雪刚来,自然就是二人凑合来对赌。

        在谢九娘看来,公孙雪这点儿小手段,远不如墨川和林忘尘的高明。

        如果她真是十来岁的孩子,可能会觉得有意思。但是,都活了两百来岁的人,现在这一幕就跟小孩子玩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