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被渣重生后我在修仙界内卷成第一在线阅读 - 第103章 此事纯粹污蔑

第103章 此事纯粹污蔑

        龟壳里的谢九娘探出神识,发现来者是朝炎长老,立马探出小脑袋,高声喊道:“师尊!邬长老杀了紫阳道君的徒弟!”

        什么?

        朝炎剑眉一挑。

        不信,但不妨碍他落井下石。

        然,谢九娘又匆匆道:“他无耻了!杀了人还想嫁祸于我!”

        “小辈!竟敢满嘴胡言!”

        邬升焦急异常。

        大机缘一闪即逝,此次错过,日后就再无机会了!但此刻,他面对着大阵,身后却是朝炎的威胁。

        大机缘在前,拼死一博?

        朝炎诧异邬升的执着,再观阵内又缩回去的小丫头,还有那大龟壳,好笑又好气。

        这丫头真不省心!

        朝炎一见邬升仍未死心,身上气势骤升,威胁道:“邬升,敢杀我徒弟,生死大仇!”

        邬升内心挣扎:“你何时收的徒弟?”

        “老子的事,何须向你汇报?”朝炎一句话能噎死人。

        两人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住手!你俩在干什么?想把后山毁了吗?”

        蓦地,一声震荡灵魂的暴喝,让两大元婴脸色一白。

        相反,龟壳内的谢九娘,反而相安无事。她庆幸地摸了摸胸口,以一块七彩石堵住龟壳的小洞。

        阵法和七彩石都可以阻挡神识查探。如此人在龟壳里干什么都不怕让人发现。

        谢九娘果断取出了从谢莹那里得到的扶桑令,与自己身上那一块,是一模一样的。

        谢九娘抬起手指,抹去了令牌上属于谢莹的气息,将属于谢莹的一滴血也逼出,然后再掏出自己的那枚令牌。

        大机缘谁不想要?

        邬升不顾脸皮朝她出手,想必是笃定了谢莹身上的机缘让她夺走,并想抢过来。如果没有广诚道君送的七阶阵盘,今天她八成会倒大霉。

        外界定是有化神大能现身。

        在大能面前,小虾米想隐藏不易。

        谢九娘仍是那一个坚定的想法,好东西只有认主了才是自己的!

        少顷,一道绿水闪过,两块令牌再次融合成功!

        与上次悄无声息不同,这一回有绿芒闪耀。

        谢九娘终于察觉到了自身与令牌的联系。当即以神识结印,开启神识认主。

        外界如何,谢九娘关心不上来,一心炼化扶桑令。

        争分夺秒。

        所幸自己识海惊人,只要一点时间,让令牌认主完全不会有问题。

        只要足够的时间……

        几乎同时,外面有一个化神出现。

        接着又是一個化神!

        随后又是一个身穿宗主服饰的端方男子,正是天虚宗的现任宗主朝若真君。

        后山的大动静,引动灵气的异象,不出意外地惊动了宗门的强者。

        朝若真君出声道:“朝炎,莫要轻举妄动。”

        “大师兄,呃……宗主!”朝炎收回了长剑,“既然你们来了,我也不费话,邬升要杀我徒弟,这事没完了。我徒弟说了,邬升杀了紫阳道君的徒弟,想要嫁祸给她,再想灭囗。”

        “胡、胡说。”邬升已经将本命法器收起。

        他一张老脸憋得通红。

        两大化神的威压太强,压得邬升喘不过气,想替自己辩解却只能努力憋出两个字。

        刚才的情况,对他太不利了。

        朝若真君目光落在朝炎身上,传音道:“你何时收徒弟了?”

        “这不是看上了,还没收吗?”朝炎坦然地回道。

        朝若哑然。

        两个人在传音。

        倒是另外两个化神一样在私聊。

        当中有一人失笑,传音道:“广诚,这阵盘是否有点眼熟。”

        “我以为你会对大龟壳感兴趣。”广诚道君早留意到了阵内的情况,目光正落在某处露出的七彩石上面。

        那人道:“大龟壳是好东西,可我不敢兴趣。我现在只对里面的小弟子感兴趣。”

        广诚道君心想。

        这崽子果真也是个糟心玩意儿。

        上回故意扔个七阶阵盘,是笃定她用不上,因为小练气身家就那么一点点,七阶阵盘开启却要上品灵石。只能看不能用,是个人都心堵。

        谁知,小崽子挺能耐。

        真用七阶来保命,还逼得元婴出大招破阵。

        五人当中唯一不好过就是邬升,额头沁出汗珠。没有人询问他的事情经过。

        都在等龟壳里的人冒头。

        左等右等,硬是没人出来。

        朝炎碰了碰阵界:“小丫头,出来。外面安全了。”

        没动静?

        于是朝炎厚着脸皮道:“刚才会不会是受不了化神威压,震晕了过去?”

        只有这个解释了。

        按理说制止两名元婴打斗,宗主又过来,两名化神应该会离开,可是两人迟迟未走。

        一个盯着大龟壳。

        一个对七彩石感兴趣。

        没等到谢九娘冒头,倒是等来了紫阳道君。

        紫阳道君向广诚两名化神打招呼,再望向朝若,问道:“宗主,通知本君过来何事?”

        朝若宗主道:“此事牵扯到您的弟子,让我师弟来说明。”

        “紫阳道君,我收到徒弟的求救,赶过来正好见到邬升想要杀人灭口,我徒弟说,邬升想杀掉您的徒弟再嫁祸于她。”朝炎此话无疑是把邬升吓得半死。

        邬升忽觉身上威压一松,立马辩解道:“此事纯粹污蔑!那名小弟子满嘴胡言,没一句真话,我是无意中撞见她……行凶……”

        他差点儿说漏嘴。

        差点儿忘记了,谢莹是乔装打扮出来的……

        紫阳道君神识一动,冷漠道:“方圆百里没有尸体,倒是有一个小隔绝阵,里面的人也没死。”

        咳!

        这种情况……

        广诚道君等人岂会不知?

        他们都知道!

        普通的小隔绝阵挡不住化神的神识,谢莹的身份也藏不住。人穿上有大斗篷,戴着面具,行踪十分可疑。他们给紫阳道君留点面子,才会一直没有点明。

        到底发生何事,需要当事人出来讲明白。

        紫阳道君人影消失了,再过了一会儿又回来,身边多出了一个人。

        谢莹已经醒过来,面具也摘下,有点魂不守舍。

        朝若宗主再望向朝炎。

        紫阳道君抬手一击七阶阵法,结界晃动,数息过后,结算又稳定下来,就是灵气稀薄了几层。

        这让在场的人非常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