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被渣重生后我在修仙界内卷成第一在线阅读 - 第97章 哇哦,你好厉害

第97章 哇哦,你好厉害

        当天谢九娘就离开了宗门,身后跟着一个拖油瓶。

        刚才谢九娘意外从轩辕游嘴里得知邬童去了溪安城。

        邬童是溪安城百花楼的常客,听说是在花楼里包了一个美人,每個月会过去呆上数日。

        轩辕游搅事不嫌大,死活要跟过来。谢九娘觉得出事有人顶缸,也就勉强让他跟着。

        乘坐小仙鹤一段路,差不多的时候让小仙鹤回宗门。

        谢九娘对轩辕游道:“你的飞行器呢?”

        轩辕游取出小飞舟,得意道:“荣盛商会的小飞舟,怎么样?我家人上个月给我买的。”

        “哦哦,挺好。”

        谢九娘敷衍一句,然后抛出自己的小飞舟,天水秘境之事已经过去半年,也没有什么可顾忌。

        轩辕游愣住:“小奸商,你居然也有?”

        “这有什么?家人给我买的,不用多少钱,我家有一块荣盛商会半价优惠令牌。”谢九娘不自觉的秀了一把。

        轩辕游羡慕得不行:“半价呀,我都没有。”

        谢九娘一脸淡定。

        各自坐上小飞舟,咻咻朝溪安城而去。

        不要问两人明明可以乘坐一艘小飞舟,为什么还要各坐各的?问了就是两人都是优秀人才。

        都想秀对方一脸。

        两人坐小飞舟到溪安城已经临近天黑,进城后去了一趟百花楼。

        谁知邬童居然不在。

        轩辕游主动承担起寻找邬童的重任。

        谢九娘乐得轻松。

        在她正琢磨着要如何控制邬童,逼问出真相之时,轩辕游神秘兮兮过来道:“我找到他了哦。”

        谢九娘朝他竖起大拇指。

        轩辕游招来一个少年。

        那少年带路,拐了几条巷子,来到一间老旧的院子外面。

        谢九娘问剑灵:“里面有人?”

        “一男一女。”

        普通阵法隔绝不了剑灵?的查探。

        轩辕游将一个收纳袋的灵石付给少年。少年道了一声谢,拿着灵石就走了。

        轩辕游望着外面的阵法。

        是普通的防护阵。

        谢九娘眸子微闪,一愁莫展道:“唉,如果可以偷偷进去就好了。”

        “我的契约兽可以进去,可惜带不了我们。”轩辕游主动说着。

        谢九娘眼前一亮,从储物戒里找出一块影石。

        影石是一种珍贵的矿石,产于某个秘境,经过阵法大师的处理,在影石上面刻录上某种阵纹,便可以用来记录一些影像。

        这东西价值昂贵,谢九娘不会买。上次天水秘境找到一堆储物戒和储物袋,从里面找到十几块,但空白的仅有两块。

        谢九娘要了一块,此时正好用上。

        轩辕游一见她有影石,心里惊讶:“小奸商好有钱。”

        “比不上你。”

        谢九娘假假地谦虚一句,再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

        轩辕游从灵兽袋里放出契约兽,是一只幽冥猫,小小的一只奶猫,又萌又可爱。

        谢九娘把影石挂在幽冥猫的脖子上,让幽冥猫潜进去,交待它要将屋内一男一女的画面录下来,特别是两个人的容貌,一定要清晰。

        幽冥猫点点小脑袋,转身溜了进屋。防护阵形成的结界,对它来说恍若无物。

        谢九娘羡慕道:“你这契约兽不错。”

        “那是当然了,我八岁生辰,老祖送我的。”轩辕游又抖了起来,自豪得不行,有尾巴的话肯定是翘起来了。

        剑灵?忽而道:“主人,你有我。那只幽灵猫也就这点能耐,还不够我一剑。”

        “哇哦,你好厉害。”

        谢九娘不走心地赞美。

        只一句话,可以应付两个。

        再过半盏茶的工夫,幽冥猫出来了。

        轩辕游先一步上前将影石取下,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蛋暴红,支支吾吾道:“你是个小姑娘呢,真要看吗?”

        谢九娘一把将影石夺过来,奇怪问:“当然要看,你脸红个啥?”

        “我是说、是说邬童和女人在里面定然没干好事,可、可能会光、光着身子。”轩辕游说话都有点儿结巴。

        谢九娘懂了,无所谓道:“这有什么,谁还没光过身子?”

        “什么?我就没有——”轩辕游炸毛。

        “嗤!你打一出生就是光着身子,让稳婆和你娘看光光。”谢九娘很霸气地反驳。

        轩辕游被说得哑口无言。

        小奸商讲不讲道理?

        小婴儿和大人能比吗?

        谢九娘一边说话,一边以神识查看影石。

        遗憾了,两人正穿衣服呢。

        显然是忙完了,差不多要离开。

        谢九娘忙拉着轩辕游躲起来,再把影石给轩辕游,催促道:“他们快要出来了,你快看一看,那女修感觉有点面善。”

        轩辕游扭扭捏捏以神识一探,发现不是那码子事情,顿时放心大胆地观看。

        当看清女修的脸……

        “咦?这不是谷正真人的侍妾吗?”轩辕游震惊了。

        谢九娘同样惊讶。

        邬童能耐了呀,连金丹真人的侍妾都敢碰。此事若传开,邬童的父亲也兜不住。

        两人借着夜色,用上隐身符,敛息符,直接等在外面。

        老屋子的阵法消失。

        最先出来一个貌美的女修,等女修离开了一刻钟,邬童这才春风满面地从里面出来。

        刚走没几步。

        人就让一下小隔绝阵罩住。

        邬童一见阵内有一个半大的姑娘,警惕问:“你是谁?想干什么?”

        砰!

        邬童让人敲了闷棍。

        动手之人是轩辕游。

        轩辕游干完坏事一脸兴奋道:“小奸商,我得手了!”

        “是哦,你棒棒哒。”

        谢九娘一见他这模样就知道是一个刚学会干坏事的菜鸟。

        不像她,稳得一匹。

        两人将邬童拖入老屋子内,再掏出阵盘开启阵法。

        将邬童绑起来,开始搜身。

        轩辕游最为激动,将邬童搜得很干净,连邬童藏起的一个储物袋都找了出来。

        谢九娘抹了邬童储物袋的神识印记,将里面的东西一一摆出来,最后目光落在一个玉盒的白色药粉上面。

        药粉不是纯白,白中泛蓝。

        正是这点蓝,稍微有点诡异。

        “知道这是什么吗?”谢九娘问轩辕游。

        “不认识,没见过的。”轩辕游打量了好一会儿,正想伸出一根手拈一点。

        “啪!”

        他的手让她及时拍开。

        谢九娘瞪了他一眼,骂道:“不要命了?不认识的药粉都敢乱碰,毒不死你!”

        轩辕游吓得打了一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