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美女赢家在线阅读 - 第一六零七章 新认识

第一六零七章 新认识

        主持人和领导都熟练精通,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根本不需要什么中间人,杨景行就去找后面明显是跟着叶氏丰但似乎不愿靠太近的人:“您好,欢迎您。”

        对方客气点头,礼节握手。

        “您是万老师。”杨景行保持领导之前教导的热情:“我叫杨景行,九纯人,之前跟叶老师已经见过一面……”

        对方又点头再加些微笑表示理解并抬手放行:“陪叶老师吧。”

        杨景行得完成基本任务:“这是我们周县长,专程来接您二位……”

        周县长的步伐展现出足够亲和力:“欢迎欢迎,一路辛苦。”

        “我们《本色中国》执行导演万家和。”叶氏丰带着些舞台感地为领导介绍:“着名评书表演艺术家金枝槐的亲外孙。”

        这倒是没掌握的消息,不过周县长似乎也不了解评书艺术,没有顺题发挥:“非常感谢万导演,叶老师,不远万里,二位先请上车,现在是最热的时候,曲杭比九纯高好几度。”

        杨景行闪身去拉开车门,叶氏丰和周县长互相先请,万导演也跟杨景行客气让对方坐后面,意思一下后还是客随主便。

        周县长在后座夹在两位客人之间得并腿收肩其实远没副驾驶舒服,不过他的职业素养不受坐姿影响:“来曲杭接叶老师和万导演,我更多是作为一名有幸的电视观众,等到了九纯后县政府才有一个小小的欢迎仪式……”

        叶氏丰当然表示不需要,县长就说主要目的是给主持人和导演介绍一下负责各方面配合的工作组及领导,而且大多也是《本色中国》的忠实观众,要是不安排这个见面各单位和部门恐怕还会有意见。

        叶氏丰就说明自己当然不是不乐意见面,????????????????而是根据他的经验越是发展好的地区那么地方领导的时间就越宝贵恨不得一分钟都掐成两半用,而杨景行和鲁林这些年轻人对家乡是十分骄傲自豪的……

        还没到航站楼,车里的气氛就很是融洽甚至亲热了。县里为什么那么重视?因为《本色中国》不同于一般的电视节目,周县长对栏目立意上的深厚高远能精炼点评出一二三四,对节目中温暖平实细节的回味比主持人还清晰细致。

        像叶氏丰这种着名主持人平时得听取的对《本色中国》的褒评不知道是杨主任能耳闻关于《第二交响曲》的评析的多少倍,但是人家真正着名的就不一样,始终谦逊而且认真,不仅受鼓舞受感动甚至得启发。不过万导演似乎不太爱说话,坐在领导旁边还拿手机发短信。

        没能尽善尽美,专车接机又走了要客通道之后,还是得贵客亲自去转盘认拿托运行李。杨景行终于有用处了,猜出万导演的两个铝皮箱是设备,他一手一个也能轻柔轻松,都不需要推车。周县长会动嘴又能动手,成功拿到叶氏丰的箱子,还挽起衬衣袖。

        到接机口更热闹热情了,翘首以待的九纯人为制片人和导演献上美丽鲜花、用力掌声和渴盼神情。副县长和主任组长在县长介绍下跟制片人握手问好,杨景行则跟朋友炫耀自己手里的箱子,甚至不经万导演同意就夸下海口让他们见识见识。

        “谢谢大家,谢谢周县长。”叶氏丰完全没架子地周全示意,甚至续起几天前跟小年轻的无聊酒桌玩笑:“哎鲁林,女朋友呢?来了吗?”

        本来想学习一下正式场合的鲁林一愣,很快就嘿嘿回本真:“她不是九纯人,今天没资格来……”

        “这话不对!”叶氏丰果断逼近了拍打年轻人肩膀,严肃教训:“把漂亮的女孩子变成九纯媳妇,我想领导们也会支持的。”

        都哈哈起来,县长似乎都开心默认,那位校友副主任还说话了:“鲁局长肯定支持。”

        叶氏丰又:“许维也要努力……有没有成果?”

        正帮县长接手行李的许维想些许尴尬:“没那么快。”

        一阵哈哈之后,叶氏丰又有深意:“我认为年轻人的精神面貌能一方面反映一个城市一个地方的综合建设……”

        出航站楼就宽裕了,两辆轿车一辆suv再殿后一辆商务车排着队由专人开着门等候。好像是为了寸步不离高级设备,杨景行胆敢安排起来,县长跟叶老师同车,自己和鲁林许维就陪万导演坐suv,而且他来开。

        县长没怎么犹豫就点头同意,叮嘱注意安全。

        年轻人不一样,鲁林直接问万导演:“您喜欢坐前面还是后面?”

        万家和好像没什么偏好:“都行,后面吧。”

        出发,鲁林警告:“司机慢点过减速带……这辆车赔得起一个箱子吗?”

        “没那么贵。”万家和有点好笑:“大的整套十四万。”

        杨景行很惶恐:“还是叫专职司机来吧……”

        万家和应该不到四十,比较快地适应甚至配合上了年轻人的呱噪,原来他也曾是个游戏玩家,这一行不讲辈分不论资历,刚见上面还隔着一轮的彼此间都能找得到好些令人兴奋的共同语言。

        一听说万家和的学生时光也是在电脑游戏中度过,许维就高兴地引为榜样鞭策自己现在努力还不算晚,鲁林则专业地罗列游戏发行时间之类。

        本科和研究生都是在平京广播学院混过去的万家和懊恼要是多玩两年就能拿到中传的毕业证书了,却又劝告年轻人除非工作需要不然别花太多时间在游戏上,自己这个所谓导演其实是苦打工,一年到头四处奔波陪不上孩子老婆也给不了多少家用,而大学同学已经干上卫视的社教中心部门部长,是叶老师也要给三分面子的级别。

        稍微打听了一下门道,鲁林很快领教了,这么说来四大师肯定是没搞好跟电视台的关系才让画面那么短又那么丑,这次机会来了好好把握,晚上多陪万导演几杯到时候给你多几个特写。

        万家和挺好奇杨总还拍过纪录片?《在路上》这片子虽然没看过但说起摄制组和公司他知道,因为有熟人在那边干过,他们的片子还行吧,虽然也比较商业加马屁但比那些纯当广告拍的强。

        原来万家和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叫万事兴就是拍纪录片的,不过跟商业和马屁背道而驰甚至得不到发行,所以九纯的小年轻当然是没看过。万家和笑说大概是小时候被自己欺负比较多所以弟弟很关注弱势群体,零五年为了拍一部关于留守妇女儿童老人的片子而被群众殴打又被乡政府扣押……

        鲁林虽然钦佩导演但也要表达自己看法,他老家就比较多那种情况,因为一些沾亲带故他算比较了解,总的来说都是为了也在认真努力培养下一代,没有放弃的,虽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肯定不是“堕落绝望”。

        万家和还挺维护弟弟的,正经告诉年轻人不同地区的情况大不相同,《本色中国》愿意拍的当然是好地方,官员看起来也风度修养,可是还有很多十分穷困落后的地方。

        九纯人不敢骄傲,鲁林还跟导演说起四大师那个《陪你同行》,当时闹得挺大知道吗?

        万家和简直是个实诚人,说自己这两天才听同事提到,不过:“还有一个同事,原来算是我徒弟现在去二组了,他跟孔亚飞导演是同学。”

        “孔导同学。”杨景行很惊喜:“也学摄影的?叫什么?”

        虽然说起来了杨景行并不认识,但许维还是感叹真像《美中不足》的故事一样巧合又巧妙,果然是艺术源于生活。

        万家和又坦诚还是幸福狗还没杀青的时候就听同事聊到孔导演,当时还邀自己去探班但因为太忙好像都没去成,然后这次才知道杨总就是孔导的出品人……其实说巧也不巧,毕竟圈子就这么大,自己还有同学还在荣利彬的工作室呢,也不能说自己跟荣导有什么关系,不过话说回来,如今的孔导的票房号召力应该在荣导之上了,真是时代变化快,尽管自己还没看过《美中不足》。

        杨景行没在意票房损失也不介意被知根知底,甚至继续着轻浮续着轻浮作风八卦自己当初还作为配乐有幸跟荣导的制片人接触过。

        万家和很信心地判断:“谁红就找谁,全冲着钱去的。”

        杨景行勉强:“可能吧,我当时觉得故事不太把握,但是感觉这种尝试也是一个很好的新方向,成了是好事……”

        “狗屁。”万家和一点不客气:“把观众当傻!”

        “我想不通。”鲁林更气愤:“四大师这种人都能拍得还像个东西,他们怎么那么烂?”

        一路上越来越开怀,等许维想起要给导演介绍九纯山水的时候已经错过几个点。司机把车速放慢些,导演开始张望甚至要开天窗,鲁林就开始打听实际拍摄有什么讲究。

        按照事先安排,在距离县城不到二十公里一处花了巨资的观景台上做一次停泊,虽然海拔只有五百米但也能眺望大好河山和美丽乡村,偶尔还会出现云海景象,不过今天是晴空万里。第二批欢迎队伍好像已经等候多时,有人指挥停车,环境打扫得格外干净。

        下了车,簇拥的热烈欢迎还没完全结束,叶氏丰就迫不及待突破人群到观景台前沿心旷神怡进而康慨激昂,好地方呀好空气。万导演的工作要求则不一样,迅速取出小箱子里的大炮筒快速找机位默默取景,鲁林都不敢多话。

        观景台上晒了小半个钟头后再出发,车队已经浩浩荡荡十来辆。

        到县城后的路线也是有讲究的,尽量整洁繁华着到了九纯最高级的酒店,又是热烈隆重齐全。这里没啥特别景色,万家和就比较全面地拍下欢迎仪式的场景和道具,还偷偷跟鲁林嘿嘿。鲁风仁局长也在欢迎队伍之中,不过他跟风中奔跑互相无视,直到县长介绍。

        叶氏丰张口就来:“难怪我看到鲁局长就有一种亲切感,我跟鲁林,是相见恨晚忘年交。”

        农业局长都明显心虚:“小孩子不懂事……”

        鲁林立刻顺着父亲的意思来:“叶老师你跟我爸亲切,因为你们都是农民。”

        杨景行都只小声嘿其他人就只能努力镇定住,叶氏丰则很惊喜:“我觉得有这个道理……”

        大家就都高兴哈哈大笑,副县长欣慰得拍鲁林肩膀,只有鲁局长勉力苦笑。

        时间也不早了,先送客人到房间落脚,几个年轻人继续负责提行李,让鲁林惊讶发现九纯居然也有这么豪华先进的套房。

        万家和这时候好像已经朋友感觉了,主动打开大箱子展示航拍飞行器,并表示操作也不多难明天都可以上手试一试,不过拍摄任务会比较重,制片人要求充分做好前期准备工作,很重要的一条原因是“杨总是拍电影的是什么眼光水准”。

        接风宴摆了四大桌,宴会厅的陈设看起来也不比浦海那天的寒酸,格局还大得多。县长带着两位单位一把手和组长们请叶氏丰入座,杨景行推辞了,和朋友继续跟着万导演混。

        几乎不用热场,气氛直接热烈,连女同志都大显身手。

        被农业局长敬酒的时候,叶氏丰表现得更热情,大声让全体九纯人监督自己然后一口下去了几乎一满杯得有小二两,还自信展示杯底。

        鲁风仁没认输也挺受感动,还跟主持人絮叨上九纯其实是个农业县并且在至少未来十年内都还是个农业县,农民们很勤劳很辛苦……

        叶氏丰一脸红得发紫,也还记得鲁林给自己说过些情况,所以自己也有意到那个观光旅游示范村去好好看一看,应该能发现素材。

        “谢谢,谢谢!”鲁局长眼神真挚地盯着主持人,手在桌上划拉着摸瓶子:“我要再敬一杯……”

        其他领导好像对鲁局长的这种捷足先登擅自做主没什么意见,还大声叫好。

        叶氏丰喝得不比在浦海那晚少,话也比那天多,在他文艺界的眼光看来,景行是一位音乐家兼艺术企业家,音乐家可跟歌星不同哦……九纯人很给面子,纷纷表现得好像都通过着名主持人的说法对杨程义的儿子有了新认识而刮目相看。

        万家和则滴酒不沾,虽然也很受欢迎但他每次端起来的都是一听饮料,甚至都懒得解释一下,反正敬酒的都不在意。

        三个年轻人也几乎得到全部领导的关照,杨景行被质疑酒量不如父亲,许维得到几位前辈对母亲的关心问候……鲁林被怂恿后也叫嚣要想跟鲁局长分个高下,没敢真动手。

        考虑到明天任务重路程远,这顿饭只坐了三个钟头,但感情联络看起来已经很到位,工作任务也基本安排妥当。

        一群人拥挤着把着名主持人送回房间,叶氏丰非常感谢逐渐像是致辞总结,说尽管去了那么多地方,几乎没有像今天这么高兴的,一个原因是太难得有那么出息又还关心家乡的年轻人,说到这里就请各位领导放心,杨总是拍电影的,九纯又有这么好的天然条件和人文环境,《本色中国》栏目一定要组织最得力的精兵强将把这一期节目做好,到目前已经做了不少的人事部署安排……

        县长都像是忠诚热爱的干部听领导训话一样了。

        不仅精选已有条件,叶氏丰还要创造条件,自己也有一些朋友和关系,会尽量调动运用起来,比如舞台设计这方面,好的和一般的效果差别很大不是光靠钱能堆起来的……尽量在一周之内组成一个专桉策划班子到县里来进行实地前期设计工作,要请县里多多帮忙配合。

        县长再跟主持人用力握手,谢谢谢谢。

        叶氏丰客气:“让他们提前到杨总人杰地灵美丽的家乡来看一看玩一玩,都一百个愿意。”

        杨景行嘿:“我一百二十个欢迎。”

        何况领导们还都愿帮杨景行一把,副县长还点名好朋友许维更得担起责任……

        齐力细心安顿好了告辞叶氏丰,副县长再陪几个年轻人到导演房间敲门拜访。万家和也真是不讲究,开门做个嘘的手势,打电话呢,表情语气说明另一头肯定是孩子。

        几个人准备安静等候,万家和又看着杨景行问:“你有什么歌?中小学生喜欢的。”

        杨景行真是紧张得一激灵:“……程瑶瑶唱过一首《豆蔻》,好像青少年还比较能接受,曲子是我的。”

        “不喜欢呀?哪算了,快睡觉觉吧。”万家和继续喜滋滋的:“爸爸还有工作……快了,很快就完了……”

        原来万导演的女儿有点喜欢追星,杨景行想来想去:“肖乔呢?”

        “肖乔,好像可以。”万家和一点不掺假:“明天再问问……”

        下酒店大堂已经十一点,不过副县长都还没走自然有一群人候着。鲁林先是抱怨父亲没等自己又不好意思校友还给他们安排了专车回家,先送迟副局长去但马上就过来了。几个人就异口同声不用了,走一走解解酒吧。

        鲁林的解酒方法是在大马路上打电话给章杨大喊大叫臭骂哈哈,许维都提醒要注意四大师体面了。

        “杨总!拍电影的!要你操心?”鲁林平举电话:“你,什么想法?”

        “想什么?”许维也没装傻:“走一步看一步。”

        “可能……”鲁林还是小声点:“你爸没事,过几天出来了。”

        许维摇头。

        “许维!”杜玲在电话里叫:“我美梦被吵醒,你快点说!”

        鲁林又忘了杨总的身份:“这么早睡?章三这么快?”

        很难得,鲁林这次是全盘细致慎重考虑了才出手,主要就是想知道许维愿不愿屈尊在九纯发展,朋友们都知道他很孝顺母亲可能不想远离,可以趁着这次机会试试弄个事业编,最不济到县属企业肯定没问题的,反正是别上那个班了。

        许维认真想了之后表示还需要再想,朋友们也没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