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全音阶狂潮在线阅读 - 第一六零九章 农村

第一六零九章 农村

        笔趣阁顶点    www.,最快更新全音阶狂潮    !

        早七点的见面仪式在之前搞专家咨询的会场,杨组长和许副组长骄傲地熟门熟路并嘲笑鲁林分不清东南西北,让百姓代表很气愤地明白了为什么群众会有意见。虽然进会场的时候杨组长就急转直下地端正了迟到小兵的态度,不过面子还是有点,在主席台跟叶氏丰侧对坐着像是要搞什么访谈节目一般的县委书记对年轻人点

        了个头,手势催坐。

        谈话基本没中断,皮书记继续以宣传工作的重要性结合《本色中国》栏目的优点来讲,听众氛围也完全不受打扰。

        三个年轻人找到了明显躲后排的万家和旁边,嘿嘿。皮书记讲话好像只挑重点有点话赶话,台下七八十号人的笔记也是紧锣密鼓。不过叶氏丰都接得住,才住一晚就能顺着领导的话发挥对九纯的良好感受,不过台

        风比电视上严肃也不寻求掌握主持主动权。坐下来五六分钟了,鲁林实在不好意思空着手就想跟许维讨一张纸做做样子,这时候台上领导却果断迅速地结束了,站起来后声如洪钟地对听众训诫:“各部门各

        工作组和负责人务必无条件做好所有配合工作,执委会严格执行问责条例!”

        鲁林用力鼓掌并惊骇又同情地看望杨组长。不比昨晚好酒好菜的大宴席,今天早餐就在县委食堂。听说大师傅们是为了今天的行程才在周末加班,但也没见加出什么特别,就是饺子面条粉条这些,不过比

        起那些急匆匆打包了包子稀饭就赶忙忙离开的,杨景行几人还有机会陪同客人和领导坐下来吃一口。

        皮书记可真大方,拿出自己的饭卡来给杨景行:“全刷我的。”三碗粉两碗面两碗馄饨,还有米粿、油粿、豆浆、牛奶、米羹若干,总共刷了四十二块五,峨洋公司要是能接轨这种消费水平保不齐能盈利。罗副县长还心疼呢,

        这是皮书记一个星期的口粮呀。那面端上来,满满一碗让人垂涎欲滴的大块高品相牛腩,但没人惊奇赞叹,杨组长也只好假装把注意力放在领导和主持人的谈话间。皮书记从自己开始跟聊点家

        常,并为客人的碟子里倒些醋。节奏依然不慢,也就吃了不到二十分钟,皮书记再送主持人上车,其实车队就在食堂门外。珍重握手道别晚上见,书记又对罗副县长邀杨景行和自己一起陪叶老

        师的热情表示赞同,再叮嘱安全第一。广电负责人让杨组长放心,他们一定协助好万导演,发电机都带了。车队前后看不到头好像不止十辆,司机还在不远处列排开会。副县长邀请客人先上车,再还跟杨组长客气谁前谁后。旅游局长在旁边关心景行对九纯的情况也不

        一定很熟悉,可能还得副县长多介绍。

        出发已经八点过,副县长马上沿路给客人讲县城的未来规划,真是宏大蓝图让杨景行都惊叹,叶氏丰也这就确定了两条必拍的康庄大道。出了城也不会冷场,因为沿途都是风景,没太大会就到吕老三老家作第一站停留。这个示范村这两年变化挺大新起了不少看起来洋房感觉的住宅,整体环境也搞得不错,不过叶氏丰稍看两眼就觉得缺了点烟火气拍出来会少感觉。随行的领导和组长们都懂烟火气,就是要晒谷子晾衣服之类嘛,好解决好解决,到时候保证

        烟火得不得了,今天是为了不打搅客人才没通知村民。广电负责人跟万导演请教专业问题,结合整体环境来看还能做些什么工作能让画面更好呢?万家和就飞起航拍器,不过看监视器的主要还是叶氏丰,并马上建议

        东南角那几片稻田要入镜,什么时候能成熟?村长终于能说上话,那是刚插的晚稻得等十月份,镇长则想起去年镇里拍过金色稻浪的片子不知道能不能用。

        也就停留不到半个钟头,车队要走的时候村长就使劲挽留客人吃午饭,叶氏丰倒是最客气感谢的,也带动领导们更多讲究。

        十点多就到今天的第一个主要目的地,乡政府热烈欢迎,不过罗副县长大概已经摸到了叶氏丰的风格,谢绝了乡里的茶水休息,马上去看环境。

        都是重点打造了好些年的景区了,可杨景行上次来还是小学的时候走亲戚,许维更是头一遭,这就轮到鲁林说点风凉话了。硬件的确建得不错,三个多亿的投资应该有大部分落到实处了。这个乡的主要旅游资源是有机水果、民俗文化、映山三绝之一,对应着总长两千米的井字集市、

        占地十几亩的文化广场之类。看了宣传照片再一听说逢集时的热闹状况,叶氏丰当场就不满了,怎么安排不明天来赶集呢!在赶集街还真遇到旅行队伍,一群人十几个一看就是外地来的。《本色中国》的观众似乎是主要是城市人群,旅行团又认出了前呼后拥的叶氏丰,顿时显现出了旅游该有的激动开心。街边卖枇杷的中年妇女努力看情况凑热闹,一听说是中央电视台要来九纯拍节目,不管认识不认识先装了满满一袋子大琵琶穿越重重阻拦

        硬塞。主持人很欢喜也感谢更要掏钱,被全体九纯人反对,那一群曲杭人也热心坚决地站在了九纯立场上。

        热闹之后看到后面还是有人负责结账鲁林就放心了,再看看让他嗤之以鼻的:“四鸡毛大师,我们怎么一顿便宜没吃过。”

        许维大约是讽刺:“明明又一次……”赶集之后还可以上山,远看风景挺好主要原因是相对险峻,主打景点是两座海拔六百多米的高峰。山上的酒店只能通过三四公里的栈道加石阶上去但也被评为三星级,所以这里也出现了挑山工和滑竿轿夫,不过时间有限领导和主持人今天只能远观一番。大笔投资的空中廊桥还没动工,等修好了一定再请叶老师和万导演

        来住玩。

        制片人和地方负责人很细致地有商有量着看得差不多了后又拒绝了乡里的盛情挽留,抓紧赶往下一站。界坑乡是距离九纯县城最远的一个乡,最近的路也近七十公里,今天车队还绕了一段,所以下午一点才到。大概是因为镇子比上一个差得远,车队穿行而过没作

        停留直接往村里去,道路很快变窄并不是柏油了,不过这里也算高山密林了,司机很自信地开了车窗,一阵猛然的凉爽舒适让叶氏丰好大声赞叹。

        真是对上胃口了,远远看见在进村前的小河,叶氏丰更兴奋地安排司机在桥边停,然后实在等不及了:“停吧,停,这里停!”

        主持人跳下车拥抱大自然并感叹陶醉的样子让前后车辆都有点措手不及,然后领导官员们可能更意识到搞文艺的跟他们的风格还是有差别,真有点附和不上。

        杨组长也是硬着头皮凑:“叶老师您即兴一篇,这儿的山水如果从本色中国播出来配什么样的画外音?”

        毕竟干这一行,叶氏丰驻足举目张口就来:“青山对峙绿树滴翠,清流潺潺怪石卧波,这里骄阳明媚柔婉,夏风清新怡人……”这就都能理解欣赏了,公务员们纷纷靠拢倾听,然后齐心鼓掌再交口称赞毕老师几句话那是货真价实的蓬荜生辉,让驻过村的干部都要擦亮眼睛打开心灵重新领

        略欣赏。叶氏丰并没回应众星捧月,反而进入深沉状态开始剖析自己,也是个喜欢走走看看向往外面世界的人,所以什么因斯布鲁克、哈尔施塔特都去过不止一躺,可看

        来看去后越来越确定要论自然风光中国根本不输给那些世界著名,华夏神州钟灵毓秀大有大的壮美小有小的隽秀,比如眼前。走近桥边看下面的宽度和深度其实能算是河,虽然今天的水量不丰沛但河道中边那些巨大圆滑发白的石头明显是天然形成,清晰的冲刷线说明水位比现在高一两

        米的情况常有。难得的是在小河或者深沟很干净很原生态,没一点垃圾。

        这座新建桥的选址应该也花了心思,站在桥上有比较开阔的视野,上游几百米狭长的平坦地带和两侧山峦能把眼睛填个饱,山势虽然平缓但也有点峡谷的意思。这里特色村民没有聚居,三四十户人家散布在远近的河边、山脚、山腰,说得上错落有致,烟火气也比较显著,只是大部分民居没什么特色不够好看,年份近的

        大多普通,有几座徽式建筑又明显老旧甚至破败,唯独挂着游客中心大招牌的显眼大房子独树一帜地新潮得奇怪。这里的投资可就比之前的大镇差得远,看得见的主要是路桥方面,加上两个山顶有凉亭,水田和耕地也做了一定程度的规划美化,还开辟了一些草坪、花园之类

        ……只是大都看得出一些仓促和粗糙。

        既然阳光柔婉,十多号人就簇拥着主持人步行观光,他们的境界不一样,看到的都是美好的一面,不过驻足欣赏的时候还是要选择大树底下好乘凉。从游客中心往桥这里有一百多米的距离吧,县农业局局长鲁风仁率领着几人一路跑步而来,鲁局长也是年到百半的人了看起来还健步如飞全程不到半分钟,近了

        也不喘气并声如洪钟:“欢迎欢迎……”在队伍最后面给万家和当助手的鲁林总算看清了自己父亲白衬衣黑西裤搭配橡胶雨靴的造型,加上头顶随风飘扬的一缕地中海圩堤……怎么配得上自己今天的全

        身名牌,风哥都垂头无语了。

        其他人都阳光灿烂,副县长大声告知叶氏丰:“我们鲁局长,昨晚接待完您和万导演,又安排好局里的工作,连夜就过来了,两三点才到……”

        还没松开手的叶氏丰动容:“辛苦辛苦,我看有些路程有点危险……”

        副县长又对局长语重心长:“叶老师远道而来,不知道我们鲁局长和落水村准备怎么招待?”

        “我们农村地方。”鲁局长还是昨天的路数:“只有农村搞法……”

        “好!”叶氏丰喜出望外昂首挺胸:“很好。”应该也就四十出头的村长可能是因为先前没跑赢鲁局长没面子了,在认识著名主持人的时候表情不太自然,也不主动欢迎县领导们,倒是眼尖跑到后面要帮鲁林

        提箱子,原来是见过面的,一下就聊上了。

        鲁林介绍杨景行:“杨程义儿子!”

        “哦,哦。”村长连连点头:“鲁局长说了……”

        鲁林豪情姿势指点四方后窃窃私语:“这么多工程,等会跟余村长多喝几杯。”

        村长短暂地装没听见后觉得前面也没人留意,就嘀咕:“我们还想请杨老板来,村里说不上话……杨老板看不上这点小场合。”一大群人在游客中心落脚喝茶,也有冷饮招待,还是年轻秀气女孩服务,只可惜叶氏丰对这里的气派豪华特色毫不在意,坐了几分钟就去洗手间,回来就要出门

        去再仔细看看。刚换上的皮鞋的鲁风仁又陪客人走上田间地头了,在主持人的咨询下细讲一番建设理念和现况。鲁局长说最早的提案其实是做“劳动体验旅游”,后来在多方建议

        下改成主打“绿色农产品”。叶氏丰倒觉得“劳动体验”有意思呀,然后就跟局长热烈交流起农耕经验,不过九纯跟汾西的差别较大,叶氏丰没插过秧,鲁风仁也没割过麦。忆苦思甜起来,主

        持人说自己小时候也不是常年吃得上白面,最困难的时候有土豆果腹都算好人家。

        土豆这里有,鲁风仁指着远处说今早刚挖的,跟所有东西一样越新鲜越好吃,品种也好。

        叶氏丰知道地区差异,问清楚九纯的土豆其实上个月就收成了,只不过这里算高山所以稍晚几天,汾西则还要等两个月,老家每年都会给他送个几十斤。

        局长和主持人说什么平播、起垄、地膜,其他人不太搭得上话,鲁林就激烈怂恿杨景行露一手镇镇场子,一锄头下去半米深的坑。东南西北上下左右共几十亩的大菜园子,各种蔬菜瓜果,叶氏丰真是眉开眼笑发自肺腑了,领导们也很有眼力的这个长得好那个是什么品种。村长让鲁局长帮忙

        发话,请各位领导尽情采摘,村民只会高兴荣幸。这些人还真不客气,然后村里也很有经验地拿出袋子分发。叶氏丰很遗憾,但凡自己是明天回平京都要提上两兜,不甘心地扯了连根黄瓜直接下口就咬一大截,

        另一根递给杨景行:“这个你在浦海难吃到……我有个建议,既然是绿色食品环保上面一定要做足功夫,这种塑料袋最好别用……”

        一群领导跟听领导训话一样,对嚼着黄瓜叽呱的主持人连连点头称是。黄瓜是不顶事的,还是要吃饭,又是边走边看了好长一段来到山腰处的一户人家,挂着不小的农家乐招牌又是很农村很普通的两层半构建,没什么装修装饰只是

        面积比较富余也打理得挺干净。大约是四十几岁的看样子就很务农的男主人独自迎客,拿着香烟尽量挨个递,因为几乎没人接也就没说上什么话。县里来的领导们好像不少都对这挺熟悉,直接摆椅子搬桌子倒茶水干起了接待,那些没来过的就抓紧参观,很羡慕地对村长或者户主夸赞地方真好山泉水真甜。

        鲁林和杨景行这种平时挤够格子间的就更眼红,要是能在这种地方上班多舒爽。

        消失小会的鲁局长再现身就请大家上楼,大家挤在楼梯上就闻到酒菜飘香,鲁林畅所欲言:“我真饿得不行……”

        领导们纷纷附和。楼顶平台上准备了三大桌,也就摆得下这么多,看起来不是很精致但是够丰盛够扎实。佳肴当前而楼外又有美景,一群人忙得不知道该先欣赏桌上的还是栏处的

        。罗副县长和鲁局长几乎一左一右护住中间那种面朝正南的位置,叶老师先请。已经和几个年轻人很熟悉的万导演看又准备跟着自己混的杨景行疑惑:“你得过去吧

        。”

        许维点头,鲁林也表态:“放心,帮你把万导演陪好!”杨景行就磨蹭到主桌挨着广电领导坐了,还被拍了下肩膀得到表扬。鲁局长还没空坐下,旅游局领导就介绍起桌山的三石,石笋石耳石蛙,石蛙不知道叶老师吃

        得惯不?村长远远站着接个话,村里这两天主要任务就是抓这个,在那边,指了一个很远的方向。

        叶氏丰仔细观察了一下:“好像在安徽吃过,做法不一样,听说这个不好抓。”抬头看村长。

        村长前挪一步:“越来越少了,我小时候下面沟里都满是大个大个的,我捉回来我妈舍不得给炒,废油……”

        “你烤着吃!”机关事务局领导恨铁不成钢:“也香得很!”

        鲁风仁在大家的笑论声中坐下:“叶老师,余村长从小抓肯定会抓,只是这个东西要爬山爬沟去找,村里爬得动的年轻人没几个……先倒酒。”

        最年轻最浅资历的杨景行连忙拿出点眼力见。

        叶氏丰也熟络招呼全局了:“都请坐……司机呢?”

        司机们被安排去另一家吃了,主要是因为他们不能喝酒。乡长都在旁桌,村长却被鲁局长命令搬椅子来主桌,稍挤一挤没关系。

        主桌七个男人两个女人,没人拒绝好酒入杯,但大家也互相关照帮忙说明了一位主任和一名女副局长都因为身体原因是常年滴酒不沾,请叶老师担待。

        叶氏丰毫不介意还很关心,都是到了这个年纪也都得不到什么休息,其实自己也有不少指数超标……

        刚坐整齐安静没一会,又全体起立,欢迎贵客!

        隆重之后叶氏丰坐下就出筷子,送到嘴边一口下去就是半条棍子鱼,然后连连称赞。

        旅游局领导有点自信起来,叶老师当然吃过无数见过无数,但像今天这么正宗的柴火灶饭菜恐怕也难得一遇。难怪呢!叶氏丰劲头都上来了:“我们说家的味道,什么是家的味道,这种味道融在我们的味蕾里带在我们的记忆中刻在我们的基因上,这种味道激发亲情、这种

        味道如同港湾……”

        几桌人不得不放下杯子筷子拍手……

        一则都饿了再则就餐环境和饭菜都比较粗狂,领导和名人们都不含蓄地大快朵颐简直风卷残云。酒也下得快,杨景行还没找到机会敬就得准备开第二瓶了。

        鲁风仁也开始拿出劲头来:“首先我要感谢县领导,给我们界坑乡落水村这个宝贵的机会……”

        同僚们当然点头也肯定是鲁局长干得出色干出了成绩。

        “其实也不是农业局的事。”鲁风仁好像拿出本色了:“所以有人说我多管闲事没事找事……”

        副县长好像是不准备干涉,倒是叶氏丰拉住鲁局长的腕:“我懂,我懂。”

        鲁风仁才不信:“一个行政村,三百四十户人家,一千四百多人,留在村里的不到三百人……”

        叶氏丰其实是懂一些的,因为这是普遍现象,只是说出来的数据没有亲眼见那么冲击人心,之前他也发现村里确实没见到几个壮劳力。

        鲁风仁一脸苦相:“都去打工,我们做工作叫年轻人回来,他给我来一句,我在外面比你当局长工资还高,我回去赚不到钱政府养不养我……”几桌人哈哈大笑,不过很快又笑不出。是呀,鲁局长说的也是,老人谁照料?关键是孩子怎么教养?有几个人在外面能扎下根能找到归属感呢,他自己干了一辈

        子鲁林也还有个大学毕业的工作都不敢谈在曲杭买房呢。叶氏丰一点也不骄傲反而是有些沉重地说起自己的所见,他的小学同班同学三十几个人,如今能在县城安家的有三四个都算出息,其余大多一代打工二代也打工

        ,产生各种命运,身亡的坐监的离婚的……最大的感受甚至说最怕的是什么,是连农村也要失去那一份人情烟火味了。

        大家都能认同主持人的话……不过这些都是成年经历感悟话题,刚出学校的就别参与了,杨景行就负责倒酒。

        一桌人都表示了,鲁局长又要督促村长敬叶老师一杯。

        村长不太会说,但喝起来一点不含糊。叶氏丰已经有点推诿趋势了,但还是给足面子。罗副县长也是好酒量,得小半斤了吧,还能敏锐地察觉奥叶氏丰好像看了一眼空盘子,马上:“老余,老板,石蛙

        再来一盘。”

        村长简直紧张筷子都放下了:“好像没有了,我去看看。”

        “没了今天没有了!”鲁风仁很确定,又嘿嘿一笑显出醉意:“叶老师,欢迎您下次再来!”

        大家心照不宣地哈哈,但叶氏丰也只是笑一笑。

        然后隔壁桌的也朝中间行动起来了,对叶氏丰都是“您随意”,叶氏丰也的确只是把话说到但嘴上随意了。鲁风仁就邀上村长朝隔壁开火,村长负责挨个敬,局长负责拜托各位领导多来玩。有人表示一定要再带家人来好好玩一玩,有人说已经来过几次,有人就开玩笑

        要不是认识这么多年真会以为鲁局长在这有亲戚。

        这里的乡干部相对年轻,好像已经跟鲁林许维熟了,来跟杨景行讲话喝酒都带着一种偏戏谑的笑容:“四大师……”

        鲁林就哈哈大笑,弄得别人一脸红。局面逐渐散漫起来,女副局长不喝酒却能跟叶氏丰聊到爱人和孩子,杨景行都是这才旁听到叶氏丰的一点家庭情况,但也就是事业单位和还在留学,跟没说一样

        。

        看见鲁林也准备朝自己动手,叶氏丰先不耐烦地拍手,再朝老板招招手:“这个土豆丝能不能再来一个,再稍微辣一点酸一点。”

        几个人赶扑着听主持人的要求,才想起叶老师是山西人呢,甚至不管叶氏丰表明自己其实并不多能吃醋实在是这里炒得好。

        有好一会之后,一位中年妇女才端着三盘土豆丝来上菜,跟乡干部比较熟,被关心自己吃了没。

        叶氏丰大概听出来,半起身:“这位大姐,您是大厨?”

        妇女顿时有些害羞了,但声音豪放:“我不是,我婆婆!他是我老公。”指了指不像老板的老板。

        旅游局介绍:“原来这一家,老板的父亲过世前给乡里过红白喜事做厨,很出名,但是都知道他的厨艺是跟老婆学,而且只学到一半。”

        好像很多人都了解这个,男女主人也用笑容承认。

        叶氏丰坐正了双掌合十:“感谢感谢,辛苦老人。”又站起来:“我也去学一学,可以吧?”

        看主持人不是做样子,其他人连忙跟上。即便被说明了老人是聋哑人,叶氏丰也继续下楼迈沟过坎找门一头钻了进去。好大的厨房,在硕大的案台和有大小四口锅的长灶台之间,有七八名老中青妇女正端着碗筷或坐或站正吃着还能散得挺开,不过本来聊得欢的氛围好像被打断了

        。

        叶氏丰完全自来熟:“不应该、不应该,今天最辛苦最该享受美食的人怎么都在这里。”

        不喝酒的女副局长柔声细语的打个头:“叶老师来看看大家辛苦了……”

        领导们挺亲切群众也很热情,不一会叶氏丰就抓握住起了老太太那双苍老也明显不清闲的手,问儿媳:“老人家高寿?”

        “七十三,身体好。”妇女高声灿烂回答了再对婆婆轻声:“问你年纪。”

        老人似乎会读亲人的唇语,顿时笑得更和蔼对叶氏丰连连点头,神态好像是全屋子最自然地半张嘴嗯呀了两声。

        儿媳妇熟练翻译:“您吃好喝好。”

        “戊寅年。”叶氏丰更弯腰一些:“只比我母亲年轻两岁……几个儿女?”

        “我有个哥。”男主人自己说话:“零七年死了,得癌症。”还端着碗似乎随时要往嘴边送的那位估计近六十岁的妇女其实更急于张口讲话:“有个孙女长大了读初中了,学习好,跟她妈妈在德清又安家,都孝顺,寒暑假一

        定回来看。她对人好,逢年过节生日都有红包,带也带过去,老二也有一儿一女……”

        叶氏丰还是感叹生老病死,对杨景行说起出去年过世的著名主持人,其实好多人比杨景行了解得更清楚。像是视察,叶氏丰边参观厨房边了解了今天帮厨的都是村里的,平时主要是互相帮忙种地,有一位自己家也开了馆子,不是天天有客人但是蔬菜销路挺好,九纯

        人都认“本地菜”还远销曲杭了。

        厨房后面还有两个小学生玩水,平时在乡里读书,乡中心小学现在也就两百个学生了。叶氏丰昨晚就仔细听说了曾经被新闻联播报道过的小学女校长,没想到这里就有优秀女校长的亲戚前不久还见过,说校长现在退休在老家也算安度晚年身体是不

        太好,校长家就隔了两个村开车只要半个小时。

        真是深入群众聊了好一阵,叶氏丰把这些劳动妇女逗得哈哈笑,鲁风仁一看干脆:“老余,落水村人的今天都是地主,你们一起敬叶老师一杯感谢叶老师光临。”

        仓促间把杯子饮料什么的扯到位意思一下,叶氏丰感谢之后还:“吃了这么好的菜,我想留个纪念好不好。”

        全厨房跟主持人合影,婆婆站最中间。女副局长还夸婆婆好漂亮啊,老人似乎听懂笑得很开心。

        拍完照大家赞叹这可就有名人效应了,女主人忙着高兴感谢又赶着咨询:“村长,我们一起敬鲁局长……”

        鲁风仁立刻高姿态起来:“就算村长是本家你们也要从乡里开始,章乡长这么害羞的人农博会亲自站台。”

        乡长很不给面子了:“鲁局长是故意掉了头发……”那六旬妇女一张嘴简直停不住:“村里乡里都说不准往沟里扔垃圾,钉牌子罚款都没用,鲁局长每次来就下沟去捡,几筐几筐捡起来,现在真的没人扔了,奇了怪

        嘿嘿。”

        “鲁局长……”女主人递杯子的手势并不讲究,神态生疏还带着些尴尬:“你为民办事,谢谢你。”

        带孩子的年轻妇女埋怨:“每次饭都不吃,今天才有机会。”

        叶氏丰语重心长地拍拍局长:“这个要喝。”

        主持人一说话立刻得到所有人的热烈支持,下不来台的鲁局长只能端起杯子:“我谢谢大家支持工作……”

        大家鼓掌加油,鲁林做了个不太夸张的鄙夷鬼脸。感觉被慰问之后更有积极性了,妇女们吵吵着要继续给楼上加饭加菜,请贵客一定要吃好喝好。而回到桌上的人好像也重整旗鼓开始新一轮,气氛很快又热烈融

        洽到局长都跟杨景行关心音乐和影视两个行业间跨度大不大?

        杨景行认真说明自己浅尝辄止还是雾里看花,长辈也相信任何一门工作想要精通都不容易。

        又是各自几杯下肚之后,叶氏丰居然跟鲁风仁勾肩搭背起来,还一起去洗手间,回来后两个人就站到栏杆边去,指点江山呀直叙胸臆呀,好些长期规划。

        乡里的年轻干部就在后面跟局长儿子说这里土壤层较浅导致一些改造工作有困难,鲁林当然是站在父亲那边:“你用华诚的挖机就没问题,哦?”

        杨景行哼:“你就仗着鲁局长在这里面子大。”

        “景行,过来!”叶氏丰的语气都不太客气了,勾勾点点的:“鲁局长说对面可以看到西边的山涧,有上百米落差可以作远景,你觉得就在这里拍一期怎么样?”

        杨景行懂个屁啊:“您说好就好。”

        万家和只需制片人的视线一到就:“我去看看。”

        “不用看,没问题。”叶氏丰很自信:“期期都是大广场大雕像你不腻?”

        万家和笑着点头又严肃观察,眺望:“水应该就从在那座山后面下来的……想正着拍的话那边窄了点……”

        “放正中间也不好看。”叶氏丰当机立断:“那里,那里,左边右边都行,农村里舞台也不要搞太大,不想农村了。”罗副县长陪着笑好像有点急了:“叶老师,市里希望我们把九纯的特点和建设成就展现出来,我们的主要工作也是围绕县城展开的,而且后面的配合工作在县城也

        方便很多,这里的交通你也看到了,一时之间可能难到位……”

        叶氏丰安抚:“县城拍县城的。”

        罗副县长很有想象力呀,点头明白:“分舞台,两个?”

        “两期!”主持人的语气透出鄙夷还是得意:“九纯县城一起,这里落水村一期。”

        大家还是有点不明白。叶氏丰又干感怀起来:“我一直就想拍真正的农村和真正的农村人,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呀。就这么定了,拍两期,赶在金秋之前连着播,火上加油打个国庆小长假

        的热度!”

        众人说不出话来,鲁风仁都只能摆正站姿了再伸手:“谢谢!”

        叶氏丰不接,还是楼肩指点:“景行,鲁林,他们是什么样的好朋友好兄弟?”

        鲁林冷笑带威胁:“他的丑事我都知道!”

        “给我个面子。”叶氏丰更有威慑气势:“这事不能开玩笑。”

        鲁林只能连连点头:“行行行,您说了我肯定烂在肚里。”

        笑过之后,领导们似乎都醒酒了,挨个来感谢叶氏丰,然后又集体围观万导演升空航拍器,感叹科技真先进。

        万家和也负责,肯定了景色之后也建议把山涧周围的灌木挨树清理一下以在镜头中看得更清晰……行程远远落后于计划,五点多了又才朝下一站出发,而消息说皮书记已经马上就要到今天的末站等着了,估计得让书记空等两个小时。临别时,村长代表村民向

        主持人和导演赠送他们感兴趣的饭甑,还有农家火腿,叶氏丰也带头收下了。倒数第二站就是离县城不太远的那个杨程义有大股份的水库风景别墅区,说是别墅其实跟豪华不沾边,被承包做了酒店之后各方面的养护也不是很细致,所谓的

        广场也一点也不大。关键是都没个像样点的欢迎仪式,杨程义没都露面,所以也就是简单看了一圈之后就排除了。快七点的时候车队到达最后一站,是距离县城只有两三公里号称民宿的酒店。附近风景还行,酒店规模不算小外观也挺漂亮,停车场挺宽敞,摆出的阵势更庞大

        ,得有三四十号人排队迎接,皮书记就站在迎接队伍中段的前面。

        其实不用副县长叫司机也看得到,刹车踩得很合适,让叶氏丰一开门就能接上县委书记伸上前的双手。

        “辛苦了辛苦了辛苦了,叶老师……”皮书记好像一口气哽咽住:“我代表三十四万九纯人感谢您。”

        “您客气。”叶氏丰倒精神:“今天大饱眼福也大饱口福。”罗书记身后的女人上千:“尊敬的叶老师,我代表纯庐民宿酒店欢迎您,不知道叶老师今天吃了什么九纯美食,让我们纯庐倍感压力,但是我们一定不让叶老师失

        望。”难怪叫九纯韩青,确实跟著名电视演员有几分相像,听说也才三十过半,漂亮而且全妆盛装,笑容专业说话还带着点播音腔。

        叶氏丰也挺喜欢的:“我相信最好的在最后……”做这么大老板娘的真是不一般,杨景行都自觉去招呼万家和了,九纯韩青招呼完叶氏丰后又还找到后面来:“终于有机会见到我们九纯的大名人大才子杨景行了,

        你好。”

        杨景行做出老熟人的样子连手都不握:“都是九纯人,快招呼叶老师。”

        “你连杨景行都知道!”鲁林很气愤:“不认识我?”

        万家和也现原形了:“是呀,怎么回事怎么搞的……”晚上真是隆重,市里又来人了,皮书记带来几套班子的大部分领导,再就是县里为节目组准备的嘉宾候选人到齐,明显是来面试的。七八十号人一开席根本就是

        盛大宴会,杨景行又侥幸跟书记和制片人同桌,能近距离听老板娘近乎专业的主持和市领导、县书记致辞。皮书记简直慷慨激昂地宣布了他刚刚又跟制片人亲口确认的要拍两期的的激动人心的好消息,万分感激之后当然就是重任在肩,各单位各部门……听那语气要更

        严格问责了,杨组长被朋友隔老远嘲笑。一直到近十点,宴会终于准备结束让客人早点休息,杨景行在领导们的质疑甚至批评声中跟叶氏丰道别。批评归批评,然后皮书记又还送杨景行几步好好关心了

        一番。

        杨景行按照父亲的要求,独自走出酒店上车,发现副驾驶是母亲。这位吕老书记是杨国匀的老部下,退休好几年了,但自从杨国匀去世后他愈发地关心起杨家,曾经还很不满杨景行干了那么没出息的行业,但是他今天的态度不

        一样,虽然退休消息还是很灵通的,知道杨景行帮县里办了大事,而且是市里都不一定办得下来的事。

        可是稍微的肯定之后了,吕老书记又换了路数警告年轻人:“你爸爸现在是夹着尾巴做人,为了你,九纯县有些人做事有点出格。”

        萧舒夏历来烦这个老头,就回头:“您就别操心那么多了,含饴弄孙了。”

        吕老书记气定神闲:“这次下来,看这些人懂不懂一点人事。”一家人先把吕老书记送回家,然后杨景行再陪父母回家,都没进屋,开上车就直奔曲杭。曲杭已经安排好王卉和男朋友送到浦海,萧舒夏还是一百个不放心要和丈夫一起送儿子,杨景行一万个不愿意。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